第十五章 好生了得(求推荐求收藏)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175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除了堵卫道以外,所有人都蹲下身来,想要看出袁飞怎么死的,可是,夜色笼罩下,众人能够看到的唯有一滩血在尸体下面,无人能看出死因,脑海里满是困惑,更多的还是好奇。

    就连看堵卫道的目光,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大哥,咱们走吧~”

    堵卫道低头看了一眼,轻声提醒了一句,转而看向了春风楼的方向,紧接着说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还是先将尸体处理了,离开这里再讲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。”堵正明轻轻点头,随即站了起来,又说道:“赶紧走~”

    几乎是话音刚落,当即站出了几个人,分工明确,处理尸体的处理尸体,清除血迹的清除血迹,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就将所有的痕迹处理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走,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并肩而行的堵正明,听到堵卫道这句有一些突兀的话语,微微一愣,身形停顿了下来,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卫道,是不是太快了?按照计划,再过两天,才暗杀下一个百户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随之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堵正明,只是淡淡地说一句,“大哥,快刀斩乱麻”,当即就转身迈步走了出去,毅然决然的模样,就好像是在说,如果你们不去,我一个人也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负责处理后续的几人走了上来,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话,其中的一个高个子站在堵正明一侧,看了看渐行渐远的堵卫道,又回望过来,有一些迫切地问道:“”堵大哥,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堵正明的心情很不好,只觉得头皮发痒,不耐烦地回了一句的同时,挠了挠头,径直迈步跟了上去,轻喝一声,“走!”,其他人加快了脚步,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一行人来到了一个深宅大院旁,院搞足足有四米之多,相对于周围的院落,显得是那么的鹤立鸡群,一看这家就是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“MD,住这么好的房子,一看就没少贪墨军中的粮饷。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

    大高个子还未说完,随着堵卫道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,后面的话语生生咽了回去,见此情形,其他人也忍住了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卫道,来的匆忙,咱们怎么进去啊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堵正明来到了墙根处,以自己的身高为基础,大致丈量了一下,又说道:“没有绳索,没有梯子,咱们很难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堵大哥,这个还不简单?”

    一个精悍的小个子走了出来,虽是反问,却满是卖弄,自问自答道:“当然是叠罗汉,很容易就能进去。那个老狐狸和袁飞一样,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,只需两个人,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还是大个子,第一个反对,更是说道:“老狐狸虽若,却养了好几个看家护院,若是弄出动静,被人发现,进去的兄弟可就逃脱不掉了,还是大家一起进去比较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山炮,瞎出主意,什么叠罗汉?亏你想得出?”

    又是一人站出来,表达了反对,进而说道:“先不说那样做的话,进去的兄弟很危险,单单是叠罗汉这种方法,根本就是馊主意,太慢了,也太笨拙了,很容易被人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山鸡,说我是出馊主意,那你说一个好的啊!”精悍男子不甘示弱,尤其是面对山鸡的调笑。

    站在众人之后的堵卫道直摇头,夜色中,他的眸子中有着若有若无的光芒在闪动,眼看着几人有着吵嚷的趋势,连忙阻止,更是说道:“好了,都不要吵了,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根本就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堵卫道来到了堵正明的身侧,轻声耳语了几句,显得颇为的神秘。

    但在其他人眼里,却又有着故弄玄虚之嫌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些不痛快,都到这种地步了,砍头的大罪都做了,还有什么好防我们兄弟几人的?

    不过,对于众人的反应,堵卫道浑然不在意,也没有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在众人惊异不定的目光中,站在墙根处的堵正明,先是让人退到两侧,让出一条道,而他却是蹲着身体,双手抱在一起,掌心朝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后退两米有余的堵卫道动了,目光凛冽,三步并作两步,眨眼间,跑到了近前,一个跳跃,右脚极为精准的踩踏在堵正明的手掌上。

    同时,堵正明双手一用力,往上一抬,向上的堵卫道就是一个加速,脚踩墙壁,犹如猿猴攀爬一般,三下两下就爬到了墙头上,身体随即顺势而下,人就已经落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没有丝毫的动静。

    若不是同行,一直都在留意,堵卫道落地时的那一丝轻微的响动,他们根本就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随着山炮的低声叹息,顿时引得其他人也是赞叹不已,更是想起了堵卫道暗杀袁飞的古怪之处。

    “是啊~堵公子好厉害,就是刚才的那一手,军中也就只有寥寥几人能够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的是,这种翻墙的方式,堵公子是怎么想到?若是两个人配合默契,具备一定的身手,就算是不借助绳索,哪怕是两丈高的墙壁,也是如履墙壁,很容易就能够越过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也不知道堵公子是怎么杀得袁飞?不声不响地就弄死了袁飞,始终都没有弄到任何的动静,这份刺杀手段,好生了得!”

    渐渐地,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堵正明的身上,面露征询之色,就好像等待着他给出答案,为众人解惑一般,而大个子却是提出了不一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堵大哥,咱们现在怎么办?堵少爷一个人进去,是不是太危险了?”

    气氛骤然变得极为紧张起来,众人这才注意到,堵正明忧心忡忡的模样,是那么的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然而,堵正明并未理会众人,似乎一再都在等待,估算时间一般,说完这句话之后,径直走了出去,其他人的心里愈发的迷惑不解,但还是几位信任地跟了上去,沉默不语,不再多话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就来到了后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