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死了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168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看到鼻涕娃的情况明显有了好转,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为之一松,是那么的欣喜莫名,却又被堵卫道这一声凛冽的断喝给弄蒙了,纷纷不解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喂他喝水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还是那么的漠然,更多的还是从容不迫,看着身形一僵的大嘴,央求的回望着自己,心有不忍之下,语气略有缓和的继而说道:“可以沾一点水,擦一擦他的嘴唇,但千万不能喂他水喝。否则,一旦茶水进入肺里,稍有不慎,你弟弟可就真得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大嘴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,按照堵卫道身为指令行事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在他们的身上之时,一旁正在为鼻涕娃擦拭额头上的大汗的李越,突然发出了喜悦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鼻涕娃好了,高烧退了,身上没有那么烫了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原本平静的近乎于沉闷的气氛为之一滞,顿时变得轻松起来,处处都弥漫着轻松喜悦的气息。

    深夜——

    二更天,在这个时间段,寻常的百姓早已入睡,而在常德城的一些娱乐场所,却只是夜间生活的刚刚开始,到处都是张灯结彩,恍若白昼。

    春风楼——

    人头颤动,屋里屋外都是风尘女子和宾客在那里嬉戏和打情骂俏,场面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而春风楼外,最近的一处小巷中,光线昏暗,近乎于伸手不见五指,却有着黑影晃动,更有声若蚊嘶的交谈,就连呼吸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卫道,用得着这么麻烦吗?直接宰了那个百户,只要不留下线索,谁也不会怀疑到咱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还是谨慎一点好,这样做最起码可以被人怀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瘦弱的中年人从春风楼走了出来,嘴里骂骂咧咧的,不时地回头看向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,吐上一口口水,等到走出一段距离之后,忽然恢复了正常,向着小巷子小跑而来。

    “狗剩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原本还是满腹牢骚的堵正明,一看到来人,就迫不及待地上前追问了一句,更是催促道: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那个王八蛋上钩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嘿嘿...堵大哥,事情非常的顺利,根本就不用我出手,那个王八蛋就已经和别人发生了冲突。”

    被唤做狗剩的中年男子笑出了声,更是激动地说道:“堵大哥,你是不知道,事情出奇的顺利,那个王八蛋不仅主动和别人为了女人而大打出手,身上的钱袋丢了还不知道,真是笑死我了。

    而且,那个王八蛋贵为军中的百户,居然连一个小混混都打不过,真是丢咱们军人的脸面,真不知道,他是怎么当上的百户?

    估计那小子用不了多久就得出来,还是被龟奴赶出来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!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堵正明不由地赞叹了一句,更是竖起了大拇哥,继续说道:“正好用那个王八蛋的银子犒劳犒劳兄弟们今晚的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堵卫道打断了两人那热情洋溢而充满得意的交谈,更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,整个人猫着腰,已经快步走了出去,却没有发出一定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堵大哥,他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狗剩惊疑不定地看着走出的堵卫道,身影很快消失于夜色之中,忍不住扭头看向堵正明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继而难以置信地说道:“他不会想一个人解决掉那个王八蛋吧?”

    乐呵呵模样僵在脸上的堵正明,闻听此言,就像是火烧屁股一般,惊叫一声“不好”的同时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若有所思,犹如得到了提点一般,紧随其后,神色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时间虽然很短,却已经不见了堵卫道的踪影,众人就像是热火的蚂蚁,焦急的同时,又是暗怪堵卫道的鲁莽,没有按照计划行事,众人一起动手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

    “快,追上去,卫道一个人应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非常的着急,脚下的速度也不禁加快了几分,惹得其他人也跟着担心不已,却是埋怨堵卫道的“任性”行为。

    “坏了,如果堵少爷将人宰了,也就算了,否则,可就打草惊蛇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最为糟糕的是,咱们这些日子的努力可就白费了,张先壁的那些心腹一定会提高警惕的,再想动手,可就千难万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堵少爷的身体那么单薄,就算那个王八蛋早就被掏空了身体,也绝不是堵大少爷一个人能够应付的,若是真的有一个闪失,堵监军也无法追究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最为麻烦的是,这里离春风楼这么近,一旦闹出大动静,被过往之人看到咱们所作所为,咱们倒是可以一走了之,亡命天涯,行动也可以终止,堵监军的处境可就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嘀咕,小声牢骚,速度越来越快的堵卫道心里乱糟糟的,心急如焚,只能暗自祈祷,堂弟啊,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~

    循着堵卫道离去的方向,一行人很快在昏暗的大街上发现了堵卫道的身影,连忙小跑了上去,响起纷杂的脚步声,引得背对着他的堵卫道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卫道——”

    堵正明第一个来到了近前,呼唤了一声的同时,开始在堵卫道的来回打量,可是,却看不清,不免担心地问道:“卫道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然而,不等转过身来的堵卫道回答,随着一声惊呼传来,顿时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目光全都汇聚到了用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天啊~袁飞死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一口一个王八蛋,但每一个都知道,暗杀的百户名叫袁飞,此时却死了,每一个人都是屏息凝神,一颗心全都提了起来,夜色依旧掩盖不住那一张张难以相信的面孔。

    更多的还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一个人轻声呢喃,随即蹲下身来,对着另一个蹲下来之人,也是发出惊呼之人,询问道:“大个,袁飞是怎么死的?怎么没有听到一点的动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