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还有什么比活着重要(求推荐,求收藏)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263 字 19小时前

    监军府——

    后院,还是那个偏僻的小院子,还是那个简陋的木床,堵卫道却是眉头紧皱地站在一旁,平静的神色中,有一丝不悦蕴含其中,淡淡地看着昏迷中的鼻涕娃。

    此时,李越和大嘴一左一右地站在后面,神色是那么的紧张,是那么的忐忑,是那么的局促不安,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越,更加的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相对于大嘴的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弟弟的身上,破罐破摔的他已经是无暇他顾,不在乎什么了,李越却是分外的紧张,低着头,根本就不敢看堵卫道。

    尤其是堵卫道不时用眼角的余光飘向他,李越每每都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,一颗心紧张地砰砰直跳,都快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李越依旧没有丝毫的后悔,只是有着无限的歉意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重来,依旧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李越,你就是这样为我办事的?”

    在这平静的近乎于沉闷的环境中,淡淡的话语就像是平地一声惊雷,李越浑身一个激灵,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紧接着,堵卫道腾地一个转身,直视着李越,更是眸光幽幽,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怎么着?你做好人,让本少爷为你擦屁股,善后?你这属下,做得是不是太轻松了?”

    话语一顿,堵卫道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大嘴,慢悠悠地继续说道:“究竟你是少爷?还是我是少爷?

    救你们兄妹二人,不是为了自寻更多的麻烦?

    难道你真的认为本少爷人善可欺,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?

    这样做,就不怕老子将你们兄妹二人全都赶出去?让你们和他一样,继续流落街头,过着饥一顿饱一顿、有今天没明天的颠沛流离的日子?”

    “少爷——”

    李越只觉得嘴里苦涩无比,缓缓跪了下去,颤音道:“小的不敢——”

    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,看到李越面带浓浓歉意地再次跪下,堵卫道顿时就是一股无名火起,眼睛瞪得都快立了起来,刚要怒斥,却被一个声音所打断。

    “大爷——”

    扑通一声,身材矮小、同样瘦弱的大嘴跪了下来,匍匐在地,对着堵卫道连连磕头,哭着央求道:“大爷,请不要怪罪大眼睛,都是因为我,请你放过大眼睛,要打要罚,请责罚我吧~”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~”

    堵卫道再次转身去,不愿意看两个人,漠然地看着高烧不退的鼻涕娃,凛然道:“老子最讨厌那种软骨头,要跪就到大街上跪去,别在我监军府,哼~瞧着就来气!”

    大嘴的眼睛微红,挂着委屈的泪水,身体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大嘴,起来吧,少爷并没有什么恶意。”

    李越当即就爬了起来,来到大嘴的身前,将其拉了起来,声音很轻,神色也很平静,没有那种委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几乎是大嘴刚刚站起来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在下人的带领下,一个郎中模样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,身上还背着一个药箱。

    “大夫,求求你救救我弟弟,我在这里给你磕头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好像忘记了堵卫道的警告一般,一看到大夫走进来,大嘴顺势又要跪下去,却被李越给强行拉住了,并小声地提醒道:“大嘴,我可告诉你,如果再惹恼了少爷,你弟弟可就真得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大嘴的哭腔戛然而止,倔强的下跪态势也停了下来,整个人就像是被一个无形大手掐住脖子的鸭子,这才幡然醒悟过来,也暗恨自己的老毛病,看不清问题,易冲动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,也就那个少爷才能真正地救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大夫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然而,堵卫道看也没看双眼满是哀求的大嘴,漠然地从大嘴的身前走过,径直迎向郎中,并带着对方往里面走,始终都没有理会大嘴。

    更加理也没理李越。

    大嘴只能憋着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心中却是紧张不已,更是重燃了一抹希望。

    这个看似冷漠的富家少爷,并未因为自己而放弃弟弟不管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哪怕是来了大夫,大嘴依旧是忐忑不已,却又满含期待,一颗心都悬到嗓子眼里,脏兮兮的双手轻轻收拢,无意间,揉搓着破烂的依旧,一瞬不瞬地看着开始为自己弟弟诊脉的郎中。

    郎中刚刚收回手,转身看向堵卫道,李越就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大夫,鼻涕娃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看到郎中并没有理会自己,漠然的神色中有着些许的蔑视,李越的面颊就是微微发烧。

    “堵少爷,这个孩子只是高烧不退,在下开几服药,让他服食下去,应该就可以好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很嫌弃鼻涕娃,说话间,郎中取出了手帕,不着痕迹地擦拭了一下把脉的那只手,李越和大嘴还来不及高兴,就听郎中淡淡地继续说道:“不过,堵少爷,如果这孩子不能尽快退烧,这样高烧不退下去,恐怕脑子会被烧坏,就算救回来了,人也会被烧傻,变得痴痴傻傻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,求求你救救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犹如经历了冰火两重天,大嘴顿时就瘫软了下来,听到自己的弟弟将会变成傻子,大嘴整个人都快崩溃了,茫然无措的爬向了郎中。

    “大夫,求求你救救我弟弟,只要能治好我弟弟,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。哪怕是要我这条命,都行!”

    泪如雨下,脸上的泪光闪烁,大嘴仰着头,希冀地看着郎中,拉扯着郎中的衣角,不断地摇晃着,哀求着,声音是那么的凄厉。

    然而,郎中依旧没有理会他,神情还是那么的漠然,只是看着堵卫道。

    “大夫,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?”堵卫道很平静。

    郎中摇了摇头,似乎是良心发现,回望了一眼鼻涕娃,淡淡地说道:“能不能熬过这一关,只能看他自己能否扛过去了。不过,也有可能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他知道,中医就是如此,中药见效很是缓慢,尤其是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。

    而高烧不退,很容易烧坏大脑的一些神经组织。

    大嘴却是绝望地放开了郎中,整个人瘫软在地,发白的嘴唇微动,双眼空洞而无神,不知道在自语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送钱大夫回去,顺便将药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打发走了郎中和下人之后,始终都是漠然的堵卫道,这才看向哭哭啼啼的大嘴,眉头紧皱,不悦道:“有什么好哭的?哭能解决问题吗?再说,大夫只是说有可能变傻,又不是一定变傻。而且,人最起码还活着,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