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希望(求推荐,求收藏)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175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小巷中——

    安静的环境中,两道沉重的呼吸声显得是那么的突兀而清晰,李越和小乞丐相对而站,半靠着墙壁,弓着身子,双手分别抓着膝盖,大口喘着气,脸上尽是心有余悸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嘴,你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在大街上,明目张胆地偷人家的馒头,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?

    要是被刚才的那个凶恶男人抓到,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。”

    调整好呼吸的李越,迫不及待地就丢出了一连串的问题,问得被称之为“大嘴”的小乞丐满脸涨红,脏兮兮的小脸很是不自然,一点都不像一个真正乞丐应有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?”

    李越直起了腰,看了看四周,面露疑惑之色,就像是寻找什么而未果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偷馒头,也要有个人帮你啊,不然很容易被人抓到的。

    哎,你弟弟呢?

    我可是记得,你们两兄弟向来都是形影不离的,你弟弟跟个跟屁虫似的,总是跟在你的屁股后面,怎么今天没见他人啊?”

    李越的话就像是戳到了大嘴内心的最为柔软之处,也是伤心之处,神色明显变得痛苦起来,双手里的馒头都被攥的变形了,始终却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四处张望的李越,终于反应了过来,看到了大嘴的不正常,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连忙追问道:“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大眼睛,我弟弟他——”

    大嘴忽然崩溃了,呜咽地抽泣了起来,但还是颤音地继续说道:“我弟弟他生病了,快死了,所以,我想偷两个馒头,让他吃饱,能够当个饱死鬼。”

    豆大的泪珠连成串,顺着大嘴的眼角滑落,吧嗒吧嗒地滴落在地上,是那么的委屈,是那么的痛苦,看得李越很是同情,也是心酸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没带他去看大夫啊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李越就后悔了,像他们这种人,哪里有钱抓药看大夫啊?

    恐怕连药铺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谁愿意干小偷小摸的勾当?

    他们又不是真正的乞丐?

    也就是意识到这些,大嘴并未回答李越的这句话,只是在那里无声地哭泣,最后强打着精神,假装坚强的站了起来,先是向李越表达的感谢,紧接着木然的说道:“大眼睛,我先去看我弟弟了,再晚的话,我怕他连最后一顿饱饭也吃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...”

    李越叫住了大嘴,神色中有一丝犹豫,最终还是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大嘴啜泣地点了点头,擦干了眼泪,转身而去,李越沉默不语地紧随其后,心情也是分外的沉重。

    破桥洞——

    跟在大嘴身后的李越,神色越来越难看,阴沉的可怕,有着难以抑制的怒火在胸中蒸腾,起伏不定,而大嘴却是平静无比,只是有一些迫切地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“大嘴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?鼻涕娃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然而,大嘴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,依旧自顾自地向前走,脚下的速度不慢反快,顺着桥边向下走,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一走进桥洞,李越就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干瘦小孩躺在干草堆上面,呼吸微弱,小脸苍白无比,心中一阵莫名的刺痛,跟着大嘴快步跑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是鼻涕娃,还是谁?

    “弟弟,你想念好久的馒头,快吃,还热着呢~”

    和大嘴不同,李越像一个大人一般,颇为老练的为鼻涕娃检查着身体,用自己不大的手背量额头的温度,刚一触碰,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“好烫!”

    看着嘴唇干裂而发白的鼻涕娃,紧接着,李越催促的说道:“大嘴,你弟弟应该没什么大碍,就是发烧了而已,并不是什么无法医治的绝症,现在就去看病找大夫,应该还来得及。哪怕是给人家磕头下跪,只要肯治病救人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大嘴还是那么的平静,没有理会李越,只是撕扯一块馒头,向着鼻涕娃的嘴边送去,双眼噙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鼻涕娃幽幽地醒了过来,声音是那么的虚弱,仿佛下一刻就会断气一般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,李越还想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,生生咽回了所有的话语。

    显然,即便自己不说,大嘴应该已经做出了努力,求过人了,甚至做了很多,只是无果而已。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大嘴和自己何其的相似?

    都是孤儿,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,若不是万般无奈,又怎么可能放弃最后一个亲人的性命?

    看着大嘴和鼻涕娃兄弟二人的生死决别,最后的温馨,李越伤感的同时,更多的还是暗自庆幸,还好遇到了少爷,否则,自己兄妹二人只会更加的凄惨。

    对啦,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李越的眼前一亮,脸上荡漾出一抹越来越强烈的希冀与期待,蹲下身子,径直抱起鼻涕娃,大嘴还未反应过来,就向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大嘴,跟我来!”

    大嘴的一只手悬在半空,愣愣地出神,随着李越的一声断喝,当即就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眼睛,你要干嘛?你要带我弟弟去哪里?”

    大嘴急了,跟出去的他,一看到自己的弟弟不断地咳嗽,声音是那么的沙哑而疲惫,仿佛心都快咳出来了,近乎于哀求地喊道:“大眼睛,快放下我弟弟,他经不起你这么折腾。”

    鬼使神差,就好像身体里突然涌现了某种力量,大嘴脚下生风,疯狂追了上去,伸开双手,一个转身,径直挡在了李越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大嘴,快让开,我有办法救你弟弟!”

    面对李越的爆喝,大嘴的身体微微一颤,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,张开了双手缩了回来,身体更是让了让,李越刚好从身侧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失神,似乎是李越跑过去时,带起的一阵风吹醒了他,猛地一个转身,撒开脚丫子追了上去,脸上燃起了一抹希冀,身上更是凭空多了无穷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