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以弱胜强(求推荐,求收藏)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210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,得到了莫大的鼓励,原本低着头,面对堵卫道的质问,一低再低,忽然猛地抬起头,直视着堵卫道的眼睛,小小的神情有着近乎于扭曲的挣扎,近乎于咆哮的高声回道:“我不是羔羊,也不想任人宰割。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堵卫道重重地吐出一个好字,拉长了尾音,神情不再那么的严肃,却是真正的开始正视眼前的这个小男孩,言语间有了几分尊重。

    “李越,记住了,打架也是有技巧的,不是街头的那种混子打法,什么搂在一起摔跤,更不是扭打在一起,相持不下,而是直击对方的要害和软肋。

    只要方法得当,完全可以以小博大,以弱胜强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停了下来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饱含深意的看着李越。

    李越显然不是那么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,看到堵卫道如此模样,当即跪了下去,磕头跪拜,趴在地上,久久不弃起。

    “请少爷教我!”

    堵卫道看到了诚意,也感受到了决心,却是突然翻脸,怒喝道:“起来!”

    匍匐在地的李越身体颤了颤,却依旧趴在地上,头都不敢抬一下,突然暴怒的堵卫道愈发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,我告诉你,老子平生最讨厌没有骨气之人,动不动就下跪磕头,跟个软脚虾似的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猛地站了起来,蹲身来到近前,一把拽住了李越的衣领,将其提了起来,眸光湛湛,逼视着低眉顺眼的李越,寒声道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如果再让老子看到你动不动就磕头下跪,老子就打断你的双腿,永远就不要站着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堵卫道身上的气势更加的强盛,狰狞的面孔仿佛要吃人一般,李越反而不害怕了,身体也不再害怕的颤抖,再次迷茫的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李越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,却也知道堵卫道是出于好意,看似愤怒的模样,更像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表现,神色认真地继续说道:“从此以后,除非是跪天跪地跪父母,我不会再跪了。”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堵卫道随意地将李越丢到了地上,人也渐渐恢复了冷静,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也意识到自己并未真正的放下前世的不幸遭遇,被人欺辱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并没有那么洒脱啊,哪怕是经历过生死,也看淡了身死,内心深处,还是有着一丝敏感神经。

    哪怕是重活一世,一些事情依旧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先去将院子里收拾一下,等忙完了手头的这些事情,我再教你一些打架的技巧,足够让你以弱胜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尽管心里多多少少感觉到莫名其妙,李越还是答应一声,乖乖地出去了,收拾起有一些荒芜的院子,杂草丛生,枯枝落叶堆积薄薄一层。

    大街上,堵正明走在通往城防营营盘的路途,看似大大咧咧的粗犷模样,迈步间,却是陷入了沉思中,不禁想起了堵卫道这些日子的变化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堂弟吗?

    变化好大。

    以往之时,莫说是参加高强度的军中操练,磨炼体魄,总是磨磨唧唧的,就是集中精力读书识字半个时辰,乃至于老实地坐在那里一时半刻,都不可能,更不用说住在那么一个朴素的院子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自律和克制方面,几乎是没有。

    何况,堵卫道这些日子在军中的训练,堵正明都看在眼里,虽算不上刻苦,却很认真,身体素质的明显改善,不再是一脸的病容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一时间,堵正明有一种梦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管了,堂弟变好,不是挺好的吗?也是大家所期望的,我在这里胡思乱想什么?”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堵正明脸上的忧心忡忡之色顿时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还是头脑简单的悠然模样,加快了步伐,似乎是有什么心事,大踏步向着营盘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天——

    在常德城的一条大街上,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双手分别抓着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,疯狂地逃窜着,穿过一个又一个的行人,不时地撞到人,惊慌失措的犹如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而在小乞丐的后方,有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子紧追不舍,还不断地对着四周吆喝,早已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抓小偷,抓小偷啊”

    眼看着就可以摆脱追击,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,慌不择路的小乞丐顿时就是一个踉跄,速度骤减,等到稳住身形,中年男子已经近在眼前,距离不足三米,眼看着就要抓住自己,心神顿时大乱。

    “嘿嘿...小乞丐,我看你还往哪里跑?老子非打死你不可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老子的馒头?”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中年男子残忍一笑,面色涨红,挂满了近乎于变态的笑意,眼看着就要住小偷,身体仿佛被灌注了一抹生之力,没有了那种身心俱惫,脚下的速度猛地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整个人兴奋不已,有着难以言明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看到中年男子近在眼前,做贼心虚的小乞丐,本就胆小,再被这么一呵斥,双脚愈发的软了,犹如灌了铅水一般,再也无法移动寸步,脸上满是骇然,更是绝望,已经有了被毒打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小乞丐闭上了双眼,放弃了挣扎。

    忽然间,狂奔中的中年男子觉得后腰处被人推了一下,力道虽然不大,但却足以打破平衡,惯性之下,身体顿时一个踉跄,整个人前扑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~”

    在中年男子吃痛的摔在地上,嘴里大骂着,是谁推老子,后方随即出现一个半人之高的黑影,一把拉住了被吓傻的小乞丐,继续向前跑,眨眼就钻入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“快跑——”

    黑影明显要聪明的多,选择的逃跑路线多是人多的地方,凭着个头矮的优势,很容易就从那些大人之间穿梭而过,眨眼之间,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不过是寥寥的几个呼吸,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之时,两个半大的小孩早就消失了,除了被摔成狗吃屎的中年男子在那里大呼小叫,没有人在乎。

    “MD,真倒霉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爆了一句粗口,看了看淤青的手掌,也就不再纠结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就骂骂咧咧的就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