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任务(求推荐,求收藏)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493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堵正明已经站了起来,围着堵卫道转圈,嘴里发出啧啧之声,尽管堵卫道一脸的真诚,但还是忍不住一阵狐疑,不等堵卫道开口解释,自顾自地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,不管说得是真是假,你小子的力气倒是变大了不少,否则,就算身体产生了下意识的反应,也很难将你堂哥我甩出去,还甩出去那么远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面带歉意的还想说些什么,解释一下,表达一下愧疚,却被堵正明给摆手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不说这些了,咱们还是谈谈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堵卫道当即会意,神情更是变得郑重无比,看了看四周,压低声音地说道:“大哥,咱们屋里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屋里说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似有所感地也看向了四周,附和了一句,点了点头,跟着堵卫道,也跟着向小屋子走去,嘴里还不忘嘟囔道:“卫道,大房子住得好好的,你怎么搬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再次左右打量了一下院子,又说道:“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?好好的漂亮屋子、大房子不住,非要住这个偏僻的小院子,不会是那次把脑袋给摔坏了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,大哥?”

    看到报复心挺强的堵正明,堵卫道象征性的回应了一句,紧接着自顾自地向前走,继续说道:“这里虽然偏僻了些,却胜在安静,正好适合我居住。大哥,你也知道,习武之人练武时,弄出的动静挺大,我怕影响母亲他们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——”

    堵正明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,略微在口舌上得逞,也就没有继续纠缠,跟着走进不大的小屋子。

    刚一来到屋内,堵正明的目光就定格在一个简易的木床上,脸上挂着些许的讶异。

    “卫道,你还真的收留了一个流浪儿啊?”

    紧接着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又补充道:“不对,不是说,你收留的是两个流浪儿,一男一女吗?另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哥,确实是两个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的目光也落到了处于昏迷中的小男孩身上,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,收拾干净之后,显得淳朴了许多,也有了小孩应有的青涩与稚嫩,继而说道:“他的妹妹在表妹那里呢,留在我这里,有一些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人虽小,但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。”堵正明点了点头,没有再在这个事情上纠缠。

    “好啦,大哥,不说这些了,咱们还是谈谈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来到了茶几旁,径直坐了下去,紧接着又说道:“大哥,我要的那些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喏~这就是你要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从怀里掏出了一沓纸张,说话间,径直递给了堵卫道,继续说道:“关于那几个百户的资料,他们的喜好、习惯以及仇家,还有常德府一带的山贼土匪,全都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接过来之后,堵卫道就翻阅起资料起来,没有再理会堵正明,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了上面,不消片刻,就已经迅速浏览了一遍,神色平静,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消息虽然简陋了一些,有些甚至只是一点皮毛,但好在该有的都有,还算详尽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从资料上收回了目光,神色依旧那么的平静,直视着堵正明,不等对方开口,就主动地说道:“大哥,给我一天的时间,我就给你一个具体的行动方案,绝不会让人觉得是咱们所为。最起码三五个月之内,不会被人察觉到。”

    看似悠然的语气,但配合着那堵卫道那平静如水的神情,显得是那么的坚定,是那么的成竹在胸,使得心中忐忑、尚存一丝疑虑的堵正明打消了最后的顾忌。

    “嗯~三五个月,足够了。”堵正明略有迟疑,沉吟地点了点头,紧接着笑着说道:“好,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一语落罢,堵正明转身就向着门外大踏步而去,经过简易搭建的木床旁边之时,忽然停了下来,再次看向了小男孩,突兀地留下一句话,就大喇喇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卫道,日后还是少管这类的事情,管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走了。

    小男孩的眼睫毛颤了颤,很轻微,却被平静的近乎于冷漠的堵卫道给敏锐地扑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

    堵卫道来到了近前,就那么伫立在床边,静静地看着双眼紧闭的小男孩,稚嫩的面容如常,小手却不知不觉地握成了拳,拇指和食指夹着身下的衣角。

    堵卫道没有丝毫的惊讶,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,看到小男孩依旧在装睡,进而又说道:“好了,不用担心,既然收留了你们,就不会再赶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看到小男孩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,堵卫道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还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而且,你不想看看你妹妹?看她怎么样了?身上的伤有没有好?难道你已经不在乎她的安慰了?在府里过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男孩睁开了双眼,径直坐了起来,面对眸含笑意的堵卫道,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不仅没有丝毫的畏惧,也没有为自己的假装而感到不好意思,整个人就像是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“我妹妹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小男孩冷漠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急切,紧接着,似乎是出于某种考量,又或者是习惯使然,又说道:“谢谢你救了我们兄妹二人,从此以后,我的这条小命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屁孩,倒是打得一手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看着犹如小大人的小男孩,堵卫道收起了笑容,忽然来了这么一句,有一些没头没脑,小男孩却是眸光闪动,转瞬恢复了正常,看不出丝毫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,挺有心机的嘛,看似报恩之举,却是为兄妹二人谋得了一个落脚处,一个活路,最起码以后不用再挨饿受冻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,心机远没有那么的深沉老辣,被人戳穿了小心思,小男孩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,唯唯诺诺了起来,不敢再直视堵卫道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份故作的从容,顿时坍塌了。

    此刻,小男孩就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,自责地低下了头,一副任凭你处置的姿态,是那么的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“李越,你要知道一点,我堵卫道的大米可不养闲人哦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堵卫道变得无比严肃起来,就好像没有看到李越怯弱的模样,继续说道:“你要想跟随我,听凭我的差使,首先要展现出自己的价值,才能留下来。否则的话,我要你何用?”

    尽管李越人小,认知有限,不明白“价值”是什么意思,但还是听懂了堵卫道的意思,迷惑的神色再次变得紧张兮兮起来,稚嫩的话语是那么的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也不知道我对你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李越变得很是坚强起来,抬头看向堵卫道,认真地说道:“可是,少爷,只要是你交代的事情,哪怕是丢掉了性命,也要完成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点了点头,没有再让李越证明什么,凭什么做出这样的保证,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能够有这样的表现,已经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过,之所以引起堵卫道的侧目,并愿意施以援手,主要还是在于李越的那份心性和骨气,更是一个重情之人,很是对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好啦,赶紧起来吧,收拾收拾,交给你一个任务,如果完成的不错,就留下你们兄妹二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少爷。”

    答应一声,李越愈发的局促不安了,慌忙从床上下来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了一些糕点,填饱肚子之后,李越忐忑不安地来到堵卫道的身前,而堵卫道依旧坐在那里,低头看着那些资料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李越只觉得自己站得腿都麻了,堵卫道这才抬起头来,漠然地丢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三天之内,我要你成为城内所有小乞丐的头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