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本能(求推荐,求收藏)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149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三天后——

    监军府的后院,做了三组体能训练之后,堵卫道像前世一样,正在调整呼吸,慢慢地活动着身体,努力地让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任由额头的大汗滑落,滴在青石砖上,此时的堵卫道,身上的那种阴柔气质渐渐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男人应有的阳刚之气,整个人愈发的健硕,面庞也越来越棱角分明起来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堵卫道重重地吐了一口气,就好像胸中的浊气一下子排除干净,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起来,揉了揉还是有一些酸胀的肱二头肌,甩了甩胳膊。

    再次打量了一下现在的身体,堵卫道忍不住腹诽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副身体的素质还是太差了,只是做三组体能训练,不过是每组五十个俯卧撑、五十个仰卧起坐、五十个引体向上,还有跑步三千米,就累成这样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到巅峰时的体能。

    若是放到过去,这点体能训练就是小意思,更不会像现在这般,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,犹如肾虚一般。

    一时间,堵卫道有一些怀念雇佣军时的生活,确切的来讲,是想念那种浑身充满爆炸性的力量,一切都在自己掌控的那种感觉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跟个废物似的。

    若是放到前世,莫说只是张先壁这样的小小守备,就是湖广总督,真正的封疆大吏,他堵卫道要想弄死,也是轻而易举,事了拂衣去,大不了远遁千里。

    还谋划个锤子。

    更不用什么瞻前顾后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想,但堵卫道的心里还是暖暖的,和前世不同,这一世虽然不再强大,没有了那种险象环生的刺激感;虽然不再让人畏惧如虎,无人敢轻易招惹,但却有了家,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,更享受到了父慈母爱。

    因此,看似神情冷峻的堵卫道,眉宇间却多了一丝温柔,也多了一丝人间烟火,不再那么冰冷的犹如一具行尸走肉,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杀人机器。

    忽然间,处于出神中的堵卫道笑了,笑得是那么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嘿嘿...这副躯体的身体素质已经不错了,虽然和前世的体魄还有着天差地别,却已经可以使用一些暗杀技巧了,最起码解决那几个百户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的眉眼舒展开来,神情分外的轻松。

    “卫道,你在这里自言自语什么呢?傻笑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堵卫道的耳中,顿时使得处于失神中的他清醒了过来,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,就要转头回望之时,忽然觉得肩头一重,虽然知道是谁,但还是做出了一个下意识的反应。

    右手猛地抓住肩膀上的那只大手,身体微转,一个过肩摔的动作,就在一个巨大的身影悬空,双手瞬间抓住胸前的衣服,狠狠地抛向前方。

    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,刹那完成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堵正明的身躯重重地落下,将木椅砸的木屑纷飞,同时,还伴有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“哎呦~”

    堵正明用右手挡住自己的双眼,更是微微偏过头去,就像是将脑袋埋在沙子里的鸵鸟,根本就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壮举,或者说是“误伤”。

    “我的个娘来,卫道,你下手可真够狠得,你这是想杀你堂哥我啊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挣扎着站了起来,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,嘴里“哎呦哎呦”地直抽着冷气,脸上也有着擦伤,更是埋怨道:“卫道,堂哥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?就算得罪了,用得着下这么狠的手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误会,误会,纯属误会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连忙跑了上去,将堵正明搀扶着坐到桌子旁的同时,更是有一些慌不择言地解释道:“大哥,我知道是你,但我真的没想怎么样,就是身体不由自主地就那样做了,真得是无心的,并没有想怎么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哎呦,好疼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忽然连连痛呼,不知道是被气得,还是身上真的很疼,更是有一些幽怨地说道:“卫道,你是想气死你堂哥我啊,明知道是我,还动手?

    什么叫不由自主?

    什么叫不想把我怎么着?”

    面对连连的追问,堵卫道反而冷静了下来,深吸了一口气,在堵正明的注视下,这才缓缓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是一个习武之人,应该知道,但凡是习武之人,身体都有一个下意识的举动,不受头脑的支配,一旦有人从后面突然袭击,哪怕只是一个从后面小小的轻拍,亲近的举动,也会做出防卫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说得情真意切,却没有尽述,只是将一些话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若不是受限于体魄,使用的恐怕就不是过肩摔,而是一击毙命的杀招了。

    在前世的雇佣兵和杀手生涯,像诸如此类的误杀,死在他堵卫道手里的自己人,就不知道多少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堵卫道就汗如雨下,有一种心惊肉跳的后怕,还好没有恢复前世的体魄,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,否则,即便冷血如他,对堵正明没有多少的感情,也会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堵正明已经从那种浑身疼痛,犹如散架的感觉中恢复过来,自始至终,也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,只是觉得自己的这个堂弟在和自己开玩笑,只是没有掌握好尺寸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一听到这样的解释,频频点头,一副深以为然的同时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夸张的神情顿时僵住了,几乎是堵卫道的话音刚落,忍不住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是你下意识的举动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,大哥。”堵卫道发点了点头,接着问道: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卫道,你的身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?身体已经产生了记忆,并形成了下意识地反攻,不可思议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惊讶的同时,堵正明又是羡慕不已,紧接着喃喃道:“想你堂哥我,习武这么久,自认身手还算不错,还没有练出这种本能反应,只是刚刚有这种感觉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