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能花钱,才能挣钱(1 / 1)

大明卫道者 一掌擎天 1164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“哼~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艹~狐假虎威的小人,厚颜无耻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紧跟着爆了一句粗口,似乎是觉得还不尽兴,犹自继续自语道:“如果不是时局动荡,京师岌岌可危,放在平时,莫说只是一个守备,和伯父平级,就是游击将军,品阶高上一些,也不敢和伯父如此说话?

    哼~欺软怕硬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堵卫道当然知道,自己堂哥的这番话并非是无的放矢,也不是一时的气话,乃是事实。

    明朝时的武将,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,地位要远低于文官,甚至是沦为文官附属的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是赫赫有名的抗倭名将戚继光,也不例外,需要在朝中寻找靠山,每年都要贿赂大量的金银珠宝,才能拥有施展才能的机会。

    心思微转,看到堵正明依旧是愤愤不平、怒气难消的样子,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,堵卫道却也知道,自己的这位堂兄如果发泄不出胸中的那份不快,非得憋坏不可。

    感念于对方这些日子的照顾,堵卫道略微思忖了一下,又看了看周围的士兵,同时横移一步,来到堵正明的一侧,身体稍稍倾斜,目不斜视,嘴里发出唯有两人才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哥,如果你真得想要帮父亲,我倒是有一个办法,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做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堵卫道加重了语气,近乎于一字一顿的吐出,惹得堵正明一阵心痒难耐,几乎难以抗拒,转瞬却又狐疑地看着堵卫道,毫不掩饰自己的置疑。

    一向是吊儿郎当、无所事事的堂弟,能有什么这个本事?

    也就是欺男霸女、吃喝玩乐还行,至于其他嘛,呵呵...

    有意无意间,不管堵正明如何的掩饰,眉宇间还是流出了那份轻视,虽然心中不以为然,但还是象征性地轻声道:“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“哥,这里不方便,午饭的时候找个地方,咱们兄弟再详谈。”堵卫道笑了笑,一脸的神秘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堵正明轻轻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看着站回去的堵卫道,不禁有一些恍惚,这个经历过重创的堂弟,居然变性了,变好了,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喜爱出入烟花之地和赌档的堂弟,最近不仅没有去过,收敛了许多,在操练方面,也变得极其认真起来,让自己的大伯和伯母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如意楼——

    最好的一个包厢里,极尽奢华,一点都不像刚刚经历战火不久,桌子上更是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,好不丰盛,看得人直流口水,堵卫道正在打发着店小二。

    “好啦,小二,这里不需要你了,走吧,没有本少爷的允许,不准任何人进入这个包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堵少爷,小的这就安排人手守在门外,不准任何人靠近,搅扰两位大爷的用餐。”店小二慌忙赔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你小子很懂事儿,这个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勒,堵少爷,小的告退。”

    看着店小二谄媚地双手接过碎银子,高兴地直在手中婆娑,向着外面走去,堵卫道含笑着上前一步,不仅关上了门,更是插上了门栓,甚至还推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目睹着这一切的堵正明,尤其是看到堵卫道丢给店小二一个散碎银两,起码有一两,就直戳牙花子,暗道一声“败家子”,真是败家啊~

    一个九品的县令,朝廷正儿八经的官员,一个月的所有俸禄加在一起,俸银和禄米以及碳敬、冰敬之类的加在一起。也不过才几两银子。

    这个堂弟一出手就是一两银子的打赏,真是被大娘给宠坏了啊。

    因此,眼角瞥到这一幕的堵正明,对于堵卫道有所改观的印象急转直下,却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什么,让堵卫道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何况,虽是堂兄弟,却也不是花他的银子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桌上的酒菜之时,满脸的苦笑,直摇头,更是自语道:“浪费啊~这一顿下来,恐怕又是十几两银子花出去了,看来这个堂弟的秉性一点都没有变,还是那么的喜欢铺张浪费,花钱如流水,大手大脚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堵卫道已经坐回了位置,笑意盈盈地看到堵正明满面愁容,看着满桌子的酒菜直摇头,不断地唉声叹息,就洞悉了堵正明的心思,恐怕又在心中埋怨自己浪费,极尽奢华。

    不过,堵卫道却也只是笑了笑,并不在意这点微末小节,能花钱,才能挣钱。

    “卫道啊,这菜点的是不是有一些太多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堵正明盯着馥郁芳香的酒菜,吞咽了一下口水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自顾自地继续说道:“如果让大伯知道了,恐怕你的屁股又要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打趣,原本还是一脸轻松随意的堵卫道,不仅没有笑,反而神色莫名的一僵,屁股条件反射的有一种不适感,就好像事情真的发生、已经发生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神色不自然的堵卫道,忽然眼前一亮,连连点指着几样精美菜品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样吧,这几个菜就不要动了,带回去,孝敬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他们,咱们只吃这几个,这样应该就不算铺张浪费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可以吗?”

    堵正明愣了愣,随即醒转过来,神色不自然地继续说道:“将余下的酒菜打包带回家,会不会不太好啊?”

    堵卫道当然明白,莫说是现在这个古代,就是放到后世,但凡是有着一定身份地位之人,如果将剩菜剩饭打包,带回家,哪怕是没有动过,也会引起他人的热议,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绝非是一种赞扬。

    “而且,卫道,等到咱们吃饱喝足,这些菜肴早就凉透了,也该变味了,再孝敬大伯和大娘他们的话,恐怕也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堵正明再次开口了,尽管对美味佳肴垂涎欲滴,却依旧没有动筷子,而是接着说道:“要不咱们回去用餐,让如意楼将这些酒菜送回去?反正他们酒楼也有这一项服务,咱们也不会丢面子。”

    然而,对于这种两全其美的建议,堵卫道却是摇了摇头,毫不犹豫地否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