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跟雪大哥走(1 / 1)

    “第一名的学员组合是…”

    唐月华眼神扫过忐忑不安的宁荣荣和雪珂,嘴角慢慢浮现出一抹淡雅的笑意。

    随后她走上前,来到秦剑和雪清河的中央,道:“第一名将在这两组中产生。”

    “唉呀…”

    被她弄得大气也不敢喘的学员和观众顿时抱怨如潮。

    “月老师,我们知道第一名肯定在他们俩组合之间,关键是哪个呀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月老师你就直接说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仅学员在提意见,就连雪夜大帝宁风致等人都有些哭笑不得,虽然以他们的身份不会太在意这些,但现在胃口也是被完全吊起来了…

    唐月华见群情汹涌,这才轻笑道:“这一次太子和公主发挥得非常好,无论是舞台布置还是伴舞档次都极大的提升了演出效果…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登时所有人都看向雪清河和雪珂两人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俩居然是第一?

    台下不少人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也承认雪清河和雪珂道表现无懈可击,确实不错,但要论触动,可比秦剑和宁荣荣的组合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而雪珂脸上已经开始浮现惊喜的笑容来,唯有雪清河依然镇定:“别太早高兴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果然唐月华口风一转:“但如果要从演出的感染力来说,那他们就差得远了,我作为老师,更欣赏秦剑和宁荣荣的毕业演出,在我心里,他们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!”

    雪珂欣喜的表情塌了下去,全场却有热烈的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而宁风致等人也微微松了口气,实在是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如此高贵的唐月华居然也会吊人胃口。

    “秦剑秦剑,我们赢了!我们赢了!”

    开心得不行的宁荣荣整个人都挂在了秦剑身上,她现在是越来越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了。

    自从雪珂出现以后,宁荣荣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宣示主权…

    “这小丫头真是越来越不矜持了…”

    宁风致拍了拍手中的拐杖,然后瞥了眼身旁的剑斗罗道:“剑叔,我看那一年的拟态修炼不是磨了荣荣的性子,而是给她找了个男人啊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缘分吧…”

    剑斗罗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虽然他心里想的是:“就算没那一年封闭式训练,荣荣也逃不过的…缘分换个字说,也就是命…”

    热烈的掌声许久方息。

    “那么,从现在开始,秦剑和宁荣荣将成为我的正式学生,可以随时前往月轩向我请教。”

    唐月华给秦剑和宁荣荣分别递上一道暗银色的名牌,再次让其他学员投来羡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种身份对于秦剑和宁荣荣来说虽然不算什么,但对于这些贵族子弟来说,却是一份可以被家族重视的荣耀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次毕业演出到此结束,接下来的时间便交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她对着雪夜大帝的方向微微躬身,缓缓退下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她美丽高贵充满魅力的身影上,直到雪夜大帝站在了舞台中央处。

    “恭喜获得第一的学员,你们真的很棒,连我这把年纪都被感动了。”

    雪夜大帝对秦剑和宁荣荣微微点头,随后回头对下方众人道:“大家难得聚集在此,皇室准备了丰盛的晚宴,希望大家都能参加。”

    接着无数的侍女走了进来,开始引导贵族们向宴会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秦剑,天斗皇家学院猎魂场的资格我会给你报上去,过几天你直接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雪清河走上前来,她倒没任何的失落之色,反而那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秦剑,那眼眸深处似有几分火热闪过…

    那场触动人心的演出,感染的何止是观众,就连她这对手,也被打动。

    秦剑点点头,道:“那便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他随后就回眸看向了宁荣荣,眼里有各色光影闪过:“就让我最后再为你做些事吧…”

    这时,宁风致却走到了雪夜大帝身前:“陛下,宗门内还有事务要处理,我便不再多留。”

    雪夜大帝自然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“荣荣,秦剑,来,回家了…”

    宁风致露出和煦的笑容来,然后就等着他的宝贝女儿像以前一样扑过来…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今天的表现好吗?”

    结果宁荣荣下意识上前两步,左手刚刚一空,却又停住,回头重新牵住秦剑的右手,这才走过来。

    宁风致的眼角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他感觉宝贝女儿养了十年,结果一两年就投入别人怀抱了…

    “老师,您要带荣荣和秦小弟回七宝琉璃宗了?”

    雪清河的声音忽然响起来。

    秦剑忍不住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称呼进化成秦小弟了…你才小弟呢…不对,你都没有…

    “是清河啊…”宁风致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雪清河略微躬了躬身,道:“老师,今晚的晚宴您可以缺席,但我们的第一名可不能缺席啊。”

    她微笑的指着秦剑。

    宁风致一怔,随后哈哈一笑,道:“那就让他们留下来,明天再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这边剑斗罗摸了摸秦剑的脑袋,然后悄悄给他竖了个大拇指:“演出弄得不错,没给老师我丢人。”

    秦剑小小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等到宁风致和剑斗罗等人尽数离去,雪清河就又微笑着走上来,道:“我就私心的留你们再住一夜,可别生我的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说笑了。”秦剑一本正经的道。

    雪清河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“秦小弟,都半年了,你怎么跟我还是这么生疏,就不能叫一声雪大哥吗?”

    她好像以后也会让唐三叫她雪大哥…

    这家伙该不是对当大哥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?

    “不敢跟太子殿下称兄道弟。”

    秦剑摇摇头,脚下还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然后顺便丢了个第一魂技,果然没效果了…

    “哈哈,秦小弟太见外了…”

    雪清河大笑着走上前来,不容分说勾着秦剑的脖子向殿外走去,就连宁荣荣都一时愣住没能跟上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跟着雪大哥参加宴会去,保证比你们七宝琉璃宗做的好吃,而且还好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