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穿上!(1 / 1)

    “轰隆!——”

    昏暗的天空,狂风呼啸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森林深处,几乎没有光线。

    宁荣荣抱着双肩,小心翼翼的跟着秦剑在林间走着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会这么可怕的呀?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道:“秦剑,我不想走了,我想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出不去了…”

    秦剑随手掰开眼前的小树枝,随意道:“从进来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出不去了,除非遇到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宁荣荣一声惊呼,脚步停下。

    “爸爸之前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呀!”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睛道:“他明明说就像踏青一样好玩…”

    秦剑随她停下来,他转身装作很惊诧的样子道:“荣荣,宗主没有跟你说清楚这里的状况和规则吗?”

    “没…没有啊…”

    宁荣荣看他这模样,开始有些害怕了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秦剑,你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一处封闭的拟态修炼地,整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…”

    秦剑坐在树根上,然后拉着宁荣荣也坐了下来,道:“这里的地貌每隔一个月就会变化一次,这次是森林,下次可能是沙漠,可能是雪山,也可能是大海。”

    宁荣荣的眼睛逐渐瞪大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这里的天气更是多变,现在是电闪雷鸣,过会儿可能就是暴雨狂风,又或者是极端烈日…”

    秦剑不顾宁荣荣越来越惊悚的目光,接着道:“还有,等我们适应了这些后,还会有自然灾害,像火山爆发,雪山崩塌之类…”

    “那那…那我们可以每天躲起来不走吗?我的魂导器里有帐篷。”宁荣荣牙齿哆嗦道。

    秦剑无奈的叹了口气,道:“那我们每天吃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每天吃什么?”宁荣荣紧张道。

    秦剑指着前方答道:“我们每天会出现在这个空间的边缘,而在对面相距一百里外对称的边缘地带将会出现一个帐篷,那里面有我们一天的食物和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每一天我们都要穿过整个空间才能拿到食物和水,无论是怎样的环境。”他解释道。

    但过了一会儿,他都没听到宁荣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荣荣?”

    秦剑转头看去,却见宁荣荣低着小脑袋,双手紧紧捏着自己的裙摆。

    “荣荣你怎么了?”秦剑问道。

    但宁荣荣就是一动不动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秦剑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眼前晃了晃:“荣荣你倒是说句话啊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刻,宁荣荣突然蹦了起来,她直接跳上树干,对着天空大声吼道:“我!不!要!在!这!里!我要!回去!——”

    秦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外界观察到这一幕的宁风致和剑斗罗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爸爸!我要回去!我不要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你不疼荣荣了吗?你怎么忍心把荣荣丢在这么恶劣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爸爸!荣荣求你了!荣荣要回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宁荣荣向天空发泄着自己的委屈。

    但她吼了好一会儿,都没能收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这可惹恼了她。

    “臭爸爸!坏爸爸!荣荣讨厌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把荣荣放出去,荣荣就在这里骂你一年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臭爸爸!坏爸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外界的宁风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剑斗罗在旁边看得有些不忍心:“宗主,要不我们把她放出来?”

    宁风致有些犹豫,但最后还是摇摇头,道:“不行,好不容易硬下心肠哄她进去,再放出来就功亏一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以为秦剑这小家伙会承担一部分荣荣的愤怒,毕竟诓骗荣荣进去的可也有他一份…”

    宁风致满脸的无语之色:“结果这家伙倒好,一脸无辜的模样,直接把自己洗了出去,害我承担了荣荣所有的愤怒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那小家伙本来就不傻啊…”

    剑斗罗看着眼前的影像,尤其是宁荣荣大呼小叫的模样,道:“现在也只能看剑儿有什么办法稳住荣荣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有办法吧…”

    宁风致叹了口气,目光扫过一旁的控制台,突然面色一变:“恐怕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,天气就要变化了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”

    而修炼地内的秦剑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变化,因为天空的乌云越压越低,电闪雷鸣的频率也在极速增加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变,忙跳上树干,拉住宁荣荣的小手臂,道:“荣荣,别闹了,宗主不会放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但宁荣荣根本不听,依然在大喊大叫着。

    “荣荣!要下暴雨了!如果你不想被淋成落汤鸡,我们就必须快速赶路,越快赶到对面边缘的补给帐篷越好!”秦剑大声道。

    可惜宁荣荣只是稍微消停了一下,然后对秦剑道:“那我更不走了!我就不信爸爸会忍心看到我淋雨!”

    秦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——”

    天色越发暗沉了。

    “荣荣,实在不行你先穿上雨披行不行?这是暴风雨,到时候来不及遮雨的。”

    秦剑头疼的坐在树干上,身旁宁荣荣就那般气鼓鼓的坐着,不管说什么都不听。

    “这小丫头就是被宠坏了,太过任性,不管秦剑说的话对不对,她就是不听!”

    宁风致有些恼怒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剑斗罗只是目光紧紧注视着两人的情况:“暴雨要来了…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”

    暴风雨说来就来,不会给任何准备的时间。

    顷刻间,秦剑和宁荣荣就全身湿透了。

    宁荣荣依然直愣愣的盯着天空,就像是在跟宁风致赌气一般。

    但秦剑却没法看她这么糟践自己,忙从魔导器中取出两件雨披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穿——”

    但那雨披还没到宁荣荣身上,就被她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剑皱了皱眉,只得先给自己穿上,然后拿着斗篷遮挡在宁荣荣头顶。

    他的面容有些严肃:“荣荣,这是宗主对你的考验,你再这样任性下去只会让他失望。”

    但处于倔强任性状态下的宁荣荣根本不可能听进去:“我不听!我不听!我不听!”

    她伸出双手使劲的捂住了耳朵…

    秦剑深吸一口气,忽然就不管不顾的把雨披往她身上套,宁荣荣自然是挣扎不止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她就吓住了,因为秦剑的面色冷硬无比。

    他在风雨中大吼道:“穿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