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荣荣就交给你了(1 / 1)

    供奉住宅区,剑斗罗专属小楼。

    二楼,拟态修炼地,剑池。

    “剑儿,又在磨练武魂了?”

    剑斗罗站在门口,有些诧异的问道:“没有给荣荣讲故事?”

    铮铮铮…

    剑池中央,无数剑影融入秦剑的身躯,又不断散发出去,仿佛形成了一个循环。

    他听到门口的声音,微微睁开双眼,似有剑影闪过。

    “老师,她现在年纪还小,正是最重要的打基础的时候,可不能把大部分时间荒废在听故事上…”

    他笑着道:“所以我把她赶去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“荣荣现在居然肯听你的话?”剑斗罗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秦剑耸耸肩道:“她不听的话,晚上我就不给她讲故事了。”

    剑斗罗啼笑皆非,但还是给他竖了个大拇指:“还是你这小家伙有办法,我和宗主还有老骨拿她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你们把她宠溺过头了…

    秦剑撇了撇嘴,但却没在这上面多说,而是问道:“老师,那个为期一年的默契训练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个啊…”

    剑斗罗还是站在门口没有进来,只是倚着门道:“那是我们七宝琉璃宗最大的拟态修炼地,这一年之内,你们三十二组会被完全隔离开来,分别处于拟态修炼地的一处,而其中的天气和环境每隔一个月就会变化一次…”

    “是怎样的天气和环境?”秦剑好奇道。

    剑斗罗左边的眉毛微微扬起:“天气嘛,不外乎暴雨狂风,电闪雷鸣,鹅毛大雪,还有酷暑严寒…”

    秦剑面容微微抽搐:“这么残酷的吗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止呢…”

    剑斗罗另一边的眉毛也扬起来:“你们所处的地貌环境也会变化,森林,海洋,高山,沙漠…”

    秦剑捂脸道:“这是把人往死里折磨啊,还有吗?”

    剑斗罗毫不意外的点头,道:“自然不会让你失望,除了地貌和天气,半年后还有自然灾害,比如山洪,火山,雪崩,地震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秦剑就用很真诚的语气道:“老师,我觉得还是剑池对我武魂的磨练效果最好,那默契训练我就不去了吧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管荣荣了?”

    剑斗罗拿眼睛斜视他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觉得古越皮糙肉厚,很适合这次训练。”秦剑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魂力也不想提升了?”

    剑斗罗继续斜视。

    “耽误一年而已,问题不大。”秦剑道。

    剑斗罗叹了口气,拿出两具精致的护腕来:“本来老师给你准备好了所有的用具,还有这两个魂导器,足足十几个立方的储物空间,看来都白费了,我还是送给荣荣去吧…”

    说着他转身就走,似乎真的要去给宁荣荣一样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秦剑就出现在门口,两只手准确抓住了那副金属护腕:“别呀老师,你辛辛苦苦的准备我绝不会辜负的,那一年的默契修炼,我去了!”

    剑斗罗转过身来,没好气的敲了敲他的脑门:“就会装模作样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谢谢老师。”秦剑仰头道。

    剑斗罗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道:“这一年的时间不仅是培养你们之间的默契,更是给荣荣这小魔女打磨性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毕竟是宗主之女,不能一直这么任性下去,我们都希望能通过这一次的磨练让她成长起来…”

    剑斗罗低头看着秦剑,道:“所以,你可别把她保护得太好了,该有的磨砺她一样也不能少,我和宗主会不时看护你们,不会真让你们陷入绝境的。”

    秦剑点点头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天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,正是进入宗门拟态修炼地的日子。

    来到入口处,就见不少人已经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每一个都有长辈陪同,叮嘱个没完。

    而宁荣荣那边更是如此,宁风致牵着她的小手一刻也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“爸爸,没事的啦,就是在里面生活一段时间嘛,你想荣荣的话可以进来看我呀!”宁荣荣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宁风致温润的面容上闪过一抹心疼与不舍,但嘴上却顺着她说道:“好,爸爸要是想荣荣了,那就进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宁荣荣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这边,秦剑把这一幕看在眼里,对身旁的剑斗罗轻声问道:“老师,荣荣她不知道这一年里会发生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她还不知道…”

    剑斗罗也有些心疼的模样:“没办法,如果把那些告诉了她,她肯定不会愿意进去,到时候撒娇哭闹起来,谁也拿她没办法啊…”

    秦剑嘴角微微抽搐:“你们把她诓进去倒是容易,可以后承受她哭闹折腾的就是我了…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,他们过来了,别说漏嘴。”剑斗罗低声道。

    秦剑抬头看去,果然看见宁风致牵着宁荣荣的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秦剑,接下来一年,我可就把荣荣交给你了,你可要保护好她。”

    宁风致微微前倾,把宁荣荣的小手放在了秦剑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宁荣荣猝不及防被秦剑抓住小手,不由得有些脸红,也就没注意到宁风致和秦剑互相交换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宗主请放心,有我在,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眼神交互,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顷刻间完成了交接手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震响,拟态修炼地正式打开。

    一对对少年少女的身影走进去,依此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荣荣,我们也进去吧。”秦剑紧了紧右手中的小手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…”

    宁荣荣高高兴兴的应了声,又回头打了个招呼:“我要进去啦,爸爸再见,剑爷爷再见!”

    剑斗罗和宁风致并排举起右手挥动,动作整齐划一:“荣荣再见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,秦剑牵着宁荣荣的小手走了进去,消失在修炼地深处…

    “呼…”

    宁风致松了口气:“终于还是把这小丫头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她得知真相以后会怎么折腾。”剑斗罗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们在外面也能看到…”

    宁风致道:“就希望她的性子能在一年里好好磨一磨,出来以后只要能变得懂事些,我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剑斗罗道:“进去了可没那么容易出来,我们就拭目以待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