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比试台上一见钟情(1 / 1)

    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七宝琉璃宗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而宁风致这边,跟随着两大巅峰斗罗的阵容自然收获了最多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咦?那是谁?站在剑斗罗身后的那个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很少见呢,难道是那个魂力一直无法提升的先天满魂力少年?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他了,这次又要跟古越比,不出意料又是输啊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时传来的点点议论声终于让古越脸色好看了些,他不由得挑衅的看了眼秦剑,却见对方的目光只是落在宁荣荣身上,根本没注意到他,不由得又是一阵气闷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秦剑,我会在台上再一次把你打得落花流水。”他捏紧双拳在心里道。

    这时宁风致继续说了起来:“荣荣啊,作为你将来要配合很久的搭档,一定得是我们七宝琉璃宗下一代战斗人员里最强的那个才行,不然不会被其他人认可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都不能选自己喜欢的吗?”宁荣荣撅嘴道。

    宁风致有些犹豫,但还是硬着心道:“荣荣,平时爸爸都能纵容你,但这次关系到宗门的规矩,爸爸不能为你破例。”

    宁风致瞥了秦剑一眼,对他能这么短时间就获得宝贝女儿的好感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再说,你也该相信你想选的人,他一定会获得第一的不是吗?爸爸相信荣荣的眼光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经过宁风致这一激的宁荣荣想也没想就道:“荣荣的眼光当然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终于说服了女儿的宁风致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这时他们也已经来到了比试台附近。

    五年才有一次的搭档选拔赛人数自然不少,一眼看去,比试台周围全是人头。

    秦剑随着剑斗罗等人走到了中央最显眼的位置上,宁风致和剑斗罗骨斗罗入座,他和宁荣荣还有古越便站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一共有直系弟子三十二人挑选搭档,但参与选拔的战斗魂师却有六十四人。”

    宁风致随口解释着这一次比试的情况:“所以第一轮就战败的人将没有机会与直系弟子搭档,以后会被编入普通战斗队列,守护宗门安全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一句,古越就向秦剑瞥了一眼,道:“你可别连10级以下的魂士都比不过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个年纪能修炼到接近10级就已经是天才了,所以参赛人员里除了秦剑和古越几乎就没有10级以上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需要你操心了。”秦剑随意道。

    听到后面传来的火药味,剑斗罗和骨斗罗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,如有火花闪过,然后再同时冷哼一声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宁风致只能无奈苦笑。

    这两位巅峰斗罗斗了一辈子,现在就连带着小辈也斗起来了…

    “第一场比试马上开始,请参赛人员下场抽取顺序。”

    主持比试的长老拎着大木箱走进场中。

    秦剑和古越对视一眼,同时走下看台,走向场中。

    “秦剑,你一定要赢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宁荣荣忍不住给秦剑打气,无意间给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古越一击。

    秦剑忍不住笑了笑,然后回头跟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很快,所有人便抽签完毕。

    比试台并不大,只有着四座,所以每一次便有八人下场比试。

    而秦剑居然就是第一场。

    他的对手是一个身穿粉色短裙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我叫林雨,9级战魂士,武魂是灵狐。”

    少女身上一道白光亮起,武魂附体,很快摆开攻击架势。

    但秦剑却是一动不动,依然背负双手,站在场边。

    “秦剑,战魂师,武魂,情剑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令场边众人摸不着头脑,唯有剑斗罗知道他的武魂和自己的名字读法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“嘿,连魂力都不敢报,是怕那三年雷打不动的10级魂力被人鄙视吧…”古越撇嘴讥讽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他就迎来了宁荣荣愤怒的小眼神…

    “比试开始!”

    长老一声令下,四处战台同时开战,唯有秦剑这边有些奇怪,因为他依然站着一动不动,只是看着对面那林雨微笑。

    “呃,秦…秦剑…你怎么不开武魂?”

    林雨不知为何,脑袋微微有些眩晕,看着秦剑的眼神也慢慢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在使用魂技,你自己当心了。”

    秦剑看她懵懵的样子,好心好意提醒了一句:“如果你现在还能攻过来,说不定有那么一点机会。”

    但林雨双眼越发迷蒙,满心里只觉得对方好好看,好…喜欢…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”

    她使劲摇了摇头,却越陷越深,最后就连武魂都收了起来,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秦剑。

    然后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一幕出现了,林雨向前走了几步,呆呆看着秦剑的面庞,喃喃道:“你好好看,我好喜欢你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一见钟情?”

    “在比试场上一见钟情,你逗我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中央看台。

    宁风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,然后问道:“剑叔,骨叔,秦剑说他已经用了魂技,可我却没有察觉到魂力波动,你们呢?”

    骨斗罗皱起眉来:“我也没察觉到魂力波动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的目光都落在剑斗罗身上,但剑斗罗双手抱怀,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:“他确实已经用了魂技。”

    至于用了什么,他也不知道…

    他们身后,宁荣荣可没心思管这些,她只是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:“居然当众表白,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场中。

    秦剑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道:“那…你可以自己走下台去吗?”

    什么都没看明白的众人再次哗然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长得好看嘛,他以为凭借这个就能让人自己认输?!”古越不忿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惊掉众人下巴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场中林雨连连点头:“好,我自己走下台去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忙不迭的下场了…下场了…场了…了…

    看台周围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而走下台的林雨很快便脑袋一清,这才发现她自己已经输了,但古怪的是她没觉得哪里不对,还以为自己一见钟情了呢…

    “这一场,秦剑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