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十三章:再与李家对峙(1 / 1)

    我暗骂了一声,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辗转落到了李长风手里。我真是特么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。

    可,我就算心里再怎么抱怨,现在还是得先解决眼前的麻烦。

    那李长风背着手,慢悠悠的靠了过来:“小王昊,你怎么少了个眼睛啊?这下,你不就真成了有眼无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我背过脸,懒得看他。

    “呵。你他妈的,把我家晶儿拐跑了,现在又处处和我作对,你这次可别想再活着走出去了。”李长风突然愤怒了起来,抬手甩了我一耳光。

    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,打的晕头转向的。一阵恍惚后,我再次抬头,却看见李晶正站在我面前,眼神冷冽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李晶……你……”我呢喃着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而李晶一句话也没说,便离开了。随之而来的,又是李长风。

    “放弃吧,她现在又回到我身边了。我估计她现在连你是谁都不知道。哎,可惜了,不过我真谢谢你啊,替我收集到了这么多蓝晶石琉璃盒。”

    李长风说着,从怀里掏出了许多个蓝晶石琉璃盒。这其中,有三个正是原本放在我包里的那黄色,蓝色与紫色的蓝晶石琉璃盒!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!”我瞪大了眼睛,看见他已经掏出了整整六个蓝晶石琉璃盒,正被他排成一排,放在旁边的石台上。

    李长风盯着盒子,眼里露着贪婪的光:“挺漂亮的吧?别急,还有另外两个,我就凑齐了这世上所有的蓝晶石琉璃盒了。”

    我正想说话,却听见一旁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同时,一个声音似熟非熟的声音响起:“报告老板,我找到剩下的两个蓝晶石琉璃盒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过头来,看见一个健硕的身影正背着一把土枪,仓促的向我这里跑来。他的手中正紧紧的捏着两枚盒子——一枚绿色,一枚橘色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李长风大喜过望,搓着手迎了上去,“快给我快给我。你干的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等那人跑近了点,给李长风递盒子的时候,我才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竟然是黑狼!他不是阿倍宗纯的人嘛?怎么又来帮李长风了?

    况且,我听过阿倍宗纯说,他拥有着一枚盒子。那么,黑狼这次拿来的,岂不是有一枚是阿倍宗纯的?

    不,不对,阿倍宗纯前不久才在甬道里被阿成解决掉,那时我曾搜索过他的口袋与背包,并没有蓝晶石琉璃盒。

    那这么一颗蓝晶石琉璃盒,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“嘶,怎么回事?没有反应?这一枚是假的!”李长风突然震怒起来,抬手摔掉了一枚蓝晶石琉璃盒。

    盒子砸在地上,应声而碎。我瞄了一眼,碎片里面竟然有个类似魔方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差点笑出声来。果然,如我所料的一样,其中有一个蓝晶石琉璃盒是假的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没真的笑出来,而是静静的看着李长风在这责骂黑狼:“你说,这盒子从哪来的,你以为我们时间还长么。告诉我,你这盒子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李长风一边骂着一边爆扣着黑狼的脑袋,可怜的黑狼一言不敢发,也不敢遮挡,只能硬生生的接着李长风的爆扣。

    等到李长风骂累了,他才弱弱的回答道:“这是我在另一个蓝晶石琉璃盒旁边找到的。我按照你说的,把它们取回来的,怎么会是假的呢?”

    “卧槽!你是智障么,我没和你说过,绿色的蓝晶石琉璃盒在阿倍那么?阿倍呢?你没把他一起绑来?”李长风跺着脚,看上去气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黑狼支吾着,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:“他……我,我找不到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李长风暴吼着,伸出手想要继续爆扣黑狼。黑狼瑟缩了一下,但李长风的手并没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倍找不到了,嗯,和很可能是。”李长风摸着下巴,转过身来看着我,嘴里念念有词道,“看样子,阿倍那边已经全军覆没了。看来,这最后一个盒子不好拿啊。”

    “阿倍他们全军覆没了?不可能,那个大龅牙现在还在甬道里乱窜呢。不过,另一个日本人的确已经领盒饭了,我检查过,是它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召回来吧,我们还得继续往下面行动。至于这小子。”李长风指了指我,“一会找个地方解决了吧,他们家族,那个老东西已经回不来了,留这小子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黑狼看了看我,一言不发的拔出了腰间的刀。

    寒光一闪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里有些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要不要这么赶紧,我说李爷,还有这狼爷,您说您两忙活着,忙活着这么久,最后一个蓝晶石琉璃盒还没收集齐。这多憋屈啊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憋屈?”李长风眯缝起眼,一脸的不屑,“难道你知道这些?我猜你那个大伯应该什么都没告诉吧?”

    我“哈哈哈哈”地直笑:“这你就错了,我大伯不仅什么都告诉了我,甚至还告诉我了一些你都不知道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故意装作一个什么都知道的表情,看着李长风。

    李长风显然被我忽悠住了,但他也深知我的个性,一时便也拿捏不准我到底是在说谎还是在说真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你大伯跟你说什么了?”李长风半信不信的看着我,“要么这样,我们合作,等到最后,我给你分一半的好处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处?”我愣了一下,转了一圈眼珠,一时拿捏不准该怎么回答他。

    毕竟我到现在连这里的实际情况都不知道,保不齐这李长风嘴里说的好处是来诈我的,就是想知道我到底是真知道什么事还是假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这里能齐聚这么多人,这么多家族,门派。也难说这下面是不是有什么宝贝或者别的什么值钱的玩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考虑这么久?是不是不想干啊,不想干那好,黑狼诶,送他上路吧。”李长风大手一挥,黑狼得知消息,又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见状,我连忙嚷嚷起来:“这不想到了点别的嘛,这么急干嘛,我合作,合作行吧,我带你找到最后一个蓝晶石琉璃盒,事成之后,我也不要那一半好处了,放我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果然,果然啊,王昊还是如我所料的一样,这么贪生怕死。好的,你就先说说,我怎么才能找到这最后一个蓝晶石琉璃盒?”

    见李长风示意着黑狼退了下去,我知道自己算是活了下来了。我闭着眼睛长舒了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再抬起头来时,我开启了瞎扯技能:“最后一个盒子嘛,众所周知,在唐朝时期,有个东瀛来的遣唐使,名为阿倍仲麻吕,这位阿倍嘛,在朝内结识了西域窥宝判官,然后,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不想听你说阿倍宗纯祖上的事。我就想知道,最后一个蓝晶石琉璃盒,到底在哪!”李长风皱着眉头,粗暴的打断了我。

    “就在阿倍宗纯身上!”我忙回道,“就是在他身上。他当时给我看过的,是一个绿色的蓝晶石琉璃盒,被他放在了一个小盒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吗?”李长风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黑狼又走了上来: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阿倍呆一块的时候,有看见他拿什么盒子吗?”李长风问道。

    黑狼犹豫了一下,方才点了点头:“的确是有一个,但他貌似并没有打开过。我也只是偶尔见过,可惜,我好像挺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那盒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装的蓝晶石琉璃盒的盒子,他妈的,告诉陈建平,在甬道里把阿倍宗纯找到,明抢不行就把他杀了!想方设法把那个盒子给我弄过来!”李长风一拍旁边的石台,石台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陈建平现在这个状态,真的能去说么?”黑狼犹豫至极。

    但李长风显然很是不爽,大骂了一声:“滚!”

    黑狼闻言,撒腿就跑,很快,就消失在了大厅口处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废物,一点眼力见都没有。”李长风余怒未消,走到了一处小石台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既然我已经说出来了,能把我放开了吧?这么锁着我,不太好吧?”我趁机说道。

    谁知,李长风冷笑一声,又站了起来:“放开你?让你跑么?不可能,你得等到那家伙把盒子拿回来,然后我解决了这一切之后。对了,你不是说你大伯告诉了你一些连我也不知道的事情么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这一问,我立马晃了神。脑海里连忙组织起语言,编起了故事。

    但……这种情况下,我越怎么想编,就越是编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我心里愈加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说呢,我也不知道你知道些什么啊,那我怎么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把你所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告诉我就行了。”李长风呵呵一笑,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样子,我不编是不行的了,他肯定不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那好吧,我就给你扯多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