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阴府当前的处境(1 / 1)

    落城,提司衙门,杀戮殿。

    洛天眉头微蹙的坐在首位之上,距离元川进入阳间已经过去了两天,直到此刻他都没能回来,这让他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夏青与常明两人坐在下首位,两人脸色凝重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提司爷,要不我走一趟阳间。”突然,夏青开口道。

    洛天闻言,望向夏青,开口道:“再等等,元川很可能还在调查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位侍者走进大殿,向洛天施礼,恭敬道:“提司爷,派往鲁城的阴差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洛天三人目光一亮,望向侍者。

    “带他们进来。”洛天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侍者离去,片刻间,四位浑身阴气弥漫的阴差进入杀戮殿。

    “小的参见阴司爷,两位监守使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!”洛天挥了挥手,开口道:“此次前往鲁城,可打探到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提司爷,据鲁城进入大夏都城出阳差的小鬼说,大夏都城发生了大事情。”一位阴差开口道。

    洛天目光一凝,望向那为阴差,道:“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先是大司马莫名其妙睡死了,随后则是满城风雨,几乎全城人都在说是提司爷您勾了大司马的魂。

    再然后,大司马的两位儿子便来了阴间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两位将军进入阴间之后,都城开始了大清洗,大司马所有党羽全部被除掉了。”

    几位鬼差脸色凝重,其中一位小鬼开口道。

    洛天目光闪烁,显而易见,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政变。

    杀了大司马,嫁祸给自己,满城风雨逼走两位将军,血洗党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计划很完美,甚至将自己也算计进去了。

    洛天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,若被自己斩杀的两位真武境没有离开夏都,那场大清洗绝对不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看准了这段时间自己的肃清之举了么?利用到这一点让夏都之修认为自己会狂妄到去拘大夏国大司马的魂?”

    洛天脸色不太好看,谋划这一切之人绝对不容小窥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谁做的吗?”洛天声音低沉,望向几位阴差。

    “不敢确定,但有传闻是大夏三殿下。”那阴差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?”洛天蹙眉,这个三殿下何许人也?

    “三殿下乃是当今大夏国最有可能继承夏皇之位的皇子,此人城府极深,手段非凡。

    据那些出阳差的鲁城拘魂人说,这是三殿下在提前清除障碍。”

    洛天点了点头,这个说的过去,一朝天子一朝臣,那大司马掌一国大半兵马,若他与三殿下不是一条心,很有可能被除掉。

    但是,你不该将我阴间拉下水。

    “你等下去歇息吧。”洛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几位阴差退出杀戮殿。

    大殿内再次陷入沉静,气氛压抑异常。

    “提司爷,我二人进入阴间,灭了那三殿下的神魂。”夏青目露寒芒,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时候,若时机成熟,不只是三殿下,夏都所有触犯阴间秩序之人全部都要押回阴间接受审判。”洛天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以现在我阴府的势力,还不足以对抗大夏国,你二人若前往阳间,很可能被夏都那些高手镇压阳间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亲自出手,势必声势浩荡,引起阴阳两间强者注意,对我阴府不利,毕竟,大夏皇都不在我们管辖范围之内。”洛天目光闪烁,低沉道。

    夏青与常明脸色阴沉,他们望向洛天,沉声道:“提司爷,我们已经肃清了幽蓝府,还有镇南王,虽说镇南王如今在夏国地位大不如前,但他以前也曾为大夏立下过不少功劳,大夏应该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只要他们敢进入阴间,便长眠于此。”洛天目光冷冽。

    他不主动出击,是不想太过招摇,毕竟,以他现在的实力,还不足以镇压阳间。

    哪怕是阴间,他行事也要顾及颇多。

    打神鞭虽然是秩序神鞭,维护阴间秩序之时,上打神明,下镇九幽。

    这只是理论上,若真遇到超越修罗境的强者,以自己目前的实力,怕是连挥鞭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对方若有杀意,恐怕一个眼神,自己就要神魂俱裂,魂体崩碎。

    毕竟,修炼到达后期,哪怕是一个小境界,实力悬殊也大得离谱。

    就比如,阴兵,罗刹,夜叉之间的差距,比起夜叉,修罗,王境之间的差距要弱得多。

    因此,越到后期,洛天打神鞭的威慑力越小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小阴府的处境并不算太稳。

    阳间有大夏国视为眼中钉,阴间有阴君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虽然洛天手中有城隍令可以震慑阴君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城隍爷,洛天并不了解,不知道性情如何,若得知城隍令在自己手中,会不会下令收回还是未知。

    因此,自己也不能不停拿着城隍令显摆。

    如今之计,唯有步步为营,提升实力,招揽麾下。

    等有足够实力,先清算了鲁城的阴君,拿到大夏生死簿,在着手肃清大夏国。

    至于城隍爷那边,自己有时间是要去探探口风,打听一番,看看城隍爷到底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洛天放下思绪,望向夏青与常明,道:“各司拘魂人失踪,会不会是与那三殿下有关系?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略微沉思,夏青道:“应该可能性不大,若是与他有关,我落城拘魂人很可能也要失踪。

    但我已经清点过了,落城拘魂人并没有失踪。”

    洛天点头,再次陷入沉思,他有点想不明白,是谁会对他提司衙门各司拘魂人下手呢?

    “提司爷,不会是那个刚刚上任的幽蓝府主吧。”此时,常明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幽蓝府主?”洛天目光一缩,对于最新上任的幽蓝府主,洛天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一星真武境,据说是大夏故意安排过来的,为的便是能震慑阴间。

    但此人刚一上任,便听说司徒家两位真武境饮恨阴间,因此,他一直没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“可能性不大,再等两天吧,若还没有元川消息,我亲自进入阳间,看看到底是谁在对我阴间拘魂人下手。”洛天浑身阴气澎湃,他目光冷冽,低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