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8-1(1 / 1)

    那天,陶然下班的时候,没见到苏寒山人影,听别的医护说,是科室里转进来一个危重病人,苏寒山和护士长都没下班,和当班医生一起在抢救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儿,陶然已经习惯了,苏寒山是骨干,护士长是唯二的呼吸治疗师,科室的运转完全离不开他们俩。

    陶然自己和同事们回到驻地,整理好后又到了晚上,手机还悄无声息的,看来苏寒山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她趴到床前,踮着脚往下看,楼下果然还没亮灯。

    她忽然便想起初来这里的时候,她用绳子传递下去的那些信,那时候,傻乎乎的她,怀着一颗仰慕的心,敬他若天神,从来就不敢肖想有一天他会变成属于她一个人的人。

    看着楼下的窗户,那根传信的绳依然就在手边,她笑了笑,打算折只纸鹤放下去,里面再写一句甜甜的话,等他回来看见,会感觉到来自女朋友的温暖吧?

    她越来越觉得这是个很棒的主意,然而,一张纸在手里翻来覆去叠得皱皱巴巴满是折痕了,纸鹤还没叠出来呢,她懊恼地把纸揉成一团,却突然福至心灵,在纸团外又包了一张纸,然后用皮筋在中间一扎,简简单单一个晴天娃娃就做好了!

    苏老师,你看,我可不就是个小天才?

    她用笔给娃娃画上五官,弯弯的唇,弯弯的眼睛,小圆点鼻子,嗯,还要画上一头随风自由飞翔的短头发!

    然后,把娃娃放下去,让它在窗口随风轻轻地荡着。

    苏老师,等你回来哦!

    她关上窗,躺下休息了。

    她是被电话吵醒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已经是深夜了,陶然睡着,隐隐觉得身上发冷,手机铃便急促地响起。

    她摸到手机的时候,顺手还摸到了被子,一边把自己蹬掉的被子往身上拉,一边看清来电人是小豆。

    小豆这么晚打电话?她迷迷糊糊犯疑,闭着眼睛“喂”了一声,结果,她好半天都呆在那里,整个人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耳边小豆的哭声震耳欲聋的,“怎么办啊陶陶?怎么办啊!我现在都特别特别难过,你知道了肯定更担心更难过,可是,我也不能瞒着你,瞒不住的,你明天就知道了啊,陶陶——”

    陶然握着手机,怔怔地望着天花板,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,小豆哭了些什么、喊了些什么,她都听不见……

    小豆在那边也慌了,大声叫她的名字,“陶陶!陶陶!陶陶你还好吗?陶陶你说句话!”

    陶然被她炸雷似的呼喊给叫回了魂,面容还是呆滞的,声音微微嘶哑,“你……说什么?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小豆又哭了,哽着说,“我说,苏主任和护士长下班的路上遇到一个危重病人倒在路上,给那个病人做了心肺复苏,那个病人是疑似,现在就在我们医院,苏主任和护士长已经隔离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然耳朵里全是嗡嗡嗡的声音,小豆的哭泣好似来自天边那么遥远,可是,这一次,她却是真的听清了,不,其实,小豆第一次说的时候她就听清了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看字数,再遵循我的规律,好像我应该要爆更了才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