续章107章 逆子(1 / 1)

    刘长安看着上官澹澹呼呼大睡,并没有马上离开。干干净净的肌肤,乌黑浓密的头发,身材挺拔而修长,嘴角微翘的年轻男子站在床边,他的手指轻轻按下,打开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橙黄的灯光并不刺眼,却把她白皙的脸蛋映照出一种略带层次的粉润感觉,整整齐齐的刘海落下丝丝影子,清清淡淡的,湿润的唇瓣嫣红,嘴角旁边的梨涡仿佛是在梦中遇见了什么好事而出现,例如抓了一把好牌之类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看上去感觉很好很美,只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半夜突然睁眼醒来,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盯着自己,那便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和被人抱在怀里醒来是很不同的。

    刘长安站了一会儿,上官澹澹并没有再睁开眼睛,于是他转头看了看房间,和他当初住在这里时相比较,房间的布置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感觉也不一样,当初的简洁质朴,变成了拥挤狭窄的感觉,难怪除了睡觉,她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楼上玩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别人,谁让她摆了一台墙一样的电视机放在这里?电动车也要搬进来,还把周咚咚以前捡回来让刘长安修的小桌子小凳子都搬到了这里?

    就连那个她今天忘记带出去,放在床头的保温壶,都感觉格外占地方。

    最挤占空间的,当然还是那副青铜棺材,当初刘长安可是拆了门才把它搬进来的,刘长安想建议她把单人床搬出去,依然睡棺材比较好。

    这样既让房间里的空间更宽阔,也能维持她僵尸老太太的人设……很多人出场的人设,往往会随着剧情的发展和角色的丰满而淡薄许多,甚至被人遗忘,未免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刘长安走到棺材旁边,再一次打量着它精美绝伦的雕花和漆纹,也看不出什么名堂,顺手把它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举着棺材在房间里走了几步,像拿着铅笔盒在手中一样旋转,刘长安玩了一会儿上官澹澹的宝贝之一,感觉无趣,便准备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目前的宝贝有:棺材,手机,保温壶,电视机,小火炉子,烧水壶等等,排名不分先后。

    刘长安最后扭头瞅了一眼,看到上官澹澹摆放在书桌上的化妆品,不由得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一夜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早上醒来,伸手摸了摸,在床头碰到了自己的保温壶,便抓了过来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最心爱的鸮卣,上官澹澹昨天忘记把它带出去,感觉有点冷落它了,有点儿愧疚,脸蛋亲昵地磨蹭了它几下,又抱着它睡了一会儿,才从袖兜兜里把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脱衣服睡觉呢?

    上官澹澹想了想,脑海里浮现出和昨天晚上相关的记忆,原来自己是被蛾子抱回来放在床上的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满意地晃了晃头,因为是躺着的,点头不是很方便。

    他会抱着她,把她放到床上,充分体现了怜爱的孝心,而没有擅自脱掉她的衣裙,也表现了他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下,重新做人,学会了纲常人伦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办法重建大汉帝国,太后也只好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,有点勉强,但是感觉其中蕴含了许多关系国策民生的深刻道理,就如同上官澹澹在未央宫中学习历代皇帝治国理政心得时,也会有所感悟。

    回忆了一下当初自己登上太后之位时,大汉朝早已经撇弃了“无为而治”的思想,延续了武帝朝时“积极有为”的思想,在国力日盛,诸侯国势力膨胀,土地兼并剧烈,匈奴为患的年代,大汉朝的治国策略,总体上来说比较适当。

    要是那时候自己得到了2000年以后的一些思想著作,做出适应时代的改变,也许能够让大汉朝更好。

    昌邑王进京的时候,上官澹澹也寄托希望于母子齐心,不但要巩固皇室权力,还要把国家治理的更好,可惜昌邑王完全是个混蛋。

    两千多年以后,他终于有所成长,上官澹澹又满意地晃了晃头,然后坐起来准备做早上的第一件事情:烧水。

    天气略微有点冷,还能够听到门外有细细的雨声,也许是空气太过湿润,让所有的声音都变得绵软,上官澹澹的耳朵动了动,看着水线在圆形的玻璃窗户上落下,张嘴吐了一口气,不知道今天早上有没有肉包包吃。

    打开一点点门缝,上官澹澹先偏着头,在门缝里露出两只眼睛,观察了一下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地面湿漉漉的,梧桐树周围的地砖所剩无几,多得是被刘长安和周咚咚挖来挖去留下的痕迹,外面没有刘长安和周咚咚这两只,上官澹澹便也没有出去,只是把门完全拉开,换一换房间里的空气。

    从门后的蛇皮袋子里取出几块木炭点燃,放在小火炉子里,再把烧剩一半的煤球放进去,上官澹澹点了点头,如果竹君棠在这里,一定会惊叹于太后的能干。

    “澹澹姐姐!”

    这时候周咚咚跑了下来,在淅淅沥沥的一排雨线前,用脚后跟刹住了身体,有些生气地看着似乎没完没了的雨,对于小朋友来说,下雨天意味着不能出去玩,只能呆在家里……多半是不许看电视,或者必须做完多少作业才能看电视。

    她拿着两盒牛奶,挨着墙边挪到了上官澹澹的门口,再跳了进去,递了一盒给上官澹澹。

    “澹澹姐姐,你今天是孙悟空啊?”周咚咚羡慕地说道。

    尽管周咚咚有时候是小飞机,有时候是解放军,有时候是不会法术的小朋友孙悟空,但已经上了一学期小学的小学生周咚咚,很多时候都知道,其实自己只是普通的小朋友而已,飞不起来,也不怎么威武,也确实不会法术。

    可是澹澹姐姐就不一样了,澹澹姐姐想是什么就是什么,和真的一样,例如现在澹澹姐姐就成为了真正的孙悟空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很明白周咚咚为什么说她今天是孙悟空,但上官澹澹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,同时用自己的头发把周咚咚缠住提了起来,放在长凳上和自己排排坐。

    周咚咚开心地笑了几声,和上官澹澹一起看着门外的雨,吸着牛奶让脸颊鼓鼓的。

    小火炉子的火焰映照的炉壁通红,还有橙黄色的火苗吞吐,上官澹澹看了看,这个煤球团团没有生出青色的火焰,也就是说它即便燃烧的最旺盛,火力也是有限的,估计只够烧完这壶水了。

    想起李洪芳给自己买的香槟今天会送过来,上官澹澹的心情又很好了,昨天晚上喝了酒以后就迷迷糊糊的,有点当年在未央宫里不小心喝下精元酒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洪芳其实也不错,也是好生养的样子,可刘长安大概没有那种意思,他很肤浅,首先看脸,再看身材,还很挑剔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活了这么多年,再怎么有趣的灵魂也见的多了,和许许多多的人生活过,感受过各种个性的人交往时的愉悦,烦闷,平淡,躁动,终于回归到了最初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著名的三重境界的说法吧。

    这时候上官澹澹的手机响了,她现在有两个手机了,节俭的太后并没有在得到竹君棠送的IPHONEX以后,就丢掉了刘长安当初想用来和她换棺材的那部手机。

    现在上官澹澹当然知道手机这个东西的价值了,竹君棠送的这部手机比她的电动小马车要贵一些,但是刘长安送的那部就便宜多了。

    想想就觉得有些生气,他当初居然要用这么便宜的手机,和她换她的宝贝小棺,真是一如既往地擅于算计太后,还好上官澹澹没有被他又一次成功算计。

    也算他有些进步吧……毕竟当初针对她的小马车,他是用抢的。

    “澹澹姐姐,你怎么不接电话啊?”周咚咚把上官澹澹放在床头的手机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喝牛奶的时候本来不想动,也不想接电话,周咚咚拿过来,她便看了一眼,是自己最喜欢的儿媳妇雅雅打过来的,那就接吧。

    “澹澹,你醒来了没有?”秦雅南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略微有些疑惑,因为秦雅南这种“焦急”的语气,更像是在调节了心情平静以后,再刻意地表达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醒来去洗脸刷牙了没有?”秦雅南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的疑惑又多了一点点,摇了摇头,然后才想到自己摇头秦雅南是看不到的,但是既然自己已经摇头了,想必秦雅南自然能够领悟到她的意思,也无需多言。

    “澹澹,你不要出门,先去洗脸刷牙,有什么事情也不要生气,今天我正好有空,等会过来和你出去逛街,现在春款上市,我们买衣服包包鞋子去。”秦雅南果然领悟到了,声音中带着抚慰人心的温和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的呀!”上官澹澹隔着电话威严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买衣服……上官澹澹发现现代社会里除了一些妖魔鬼怪一样的款式,也有些是她喜欢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是和刘长安一样,积极正确地融入现代生活的人了,当然具有与时俱进的审美,女孩子都需要包包,上官澹澹看了看自己的袖兜兜,这里已经能够实现日常携物的功效,但是装不下自己的保温壶。

    想了想自己背着一个大包,大包里直挺挺地塞着保温壶,再骑着自己的电动小马车,小小的太后有大大的威风了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刚刚站了起来,电话又响了,这次是竹君棠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澹澹,你的脸被人画成了孙悟空!一定是刘长安干的,你快打他!打的他嗷嗷叫!”竹君棠不像秦雅南那样,她的语气里充满着煽风点火式的愤怒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愣了一下,扭头看了一眼周咚咚,现在周咚咚的表情依然十分平常……因为在周咚咚眼里,澹澹姐姐变成孙悟空的样子,并不是一件奇怪或者可笑的事情。

    难怪周咚咚早上一看到上官澹澹,就说上官澹澹今天是孙悟空!

    上官澹澹连忙去照镜子,镜子里出现的根本不是仁爱慈祥,端正敦厚,优雅兼具威严,美丽可爱的太后,而是一个花屁股脸一样的孙悟空!

    上官澹澹的额头中央画了黑色的圆圈,周围是雷云纹,眼睛周围一圈,整个鼻梁三角区,嘴唇周围都被涂抹上了大红色,脸颊的其他位置涂抹着厚厚的粉,整张脸和那些京剧或者工艺脸谱的孙悟空形象一模一样!

    啊!啊!!!

    上官澹澹扑到自己的书桌前,只见她的很多化妆品被消耗了许多,上官澹澹很少化妆,但是她十分爱惜自己和周书玲一起去买的这些便宜的化妆品,价格不贵,周书玲说十分好用。

    刘长安!这一定是刘长安干的,上官澹澹气的好像吃掉许多异兽一样,胸口都膨胀了。

    可刘长安把她的脸涂抹成雷公和尚一样以后,秦雅南和竹君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上官澹澹连忙拿着手机到朋友圈里看了一眼,原来刘长安给她画成这样以后,还给她拍照发了朋友圈!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这完全是不亚于未央宫流血夜一样的恶作剧!上官澹澹决定依样画葫芦,非得把刘长安画的更丑更难看才行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上官澹澹来到楼上,冲进刘长安的房间,却发现刘长安已经不在房间里了。

    呼哧呼哧……上官澹澹好生气,但是没有给刘长安打电话,他总会回来的,等今天雅雅带自己买了衣服包包鞋子,消消气以后,再让雅雅和自己一起骂他。

    也许还可以叫上小棠……算了,她只会煽风点火,躲在后面暗算刘长安,真要联合起来攻击刘长安,竹君棠的战斗力还不如陆斯恩。

    咚咚妈也不行,在刘长安面前只是个言听计从,低眉顺眼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又回到楼下,周咚咚已经喝完牛奶,正在玩上官澹澹的另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看了看自己的棺材,又看了看周咚咚,心生一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