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八章 琴棋书画我就没输过(2 / 2)

    回到客栈,岳大掌门早已经等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王霄也不废话,直接说“岳掌门,你去西湖边的梅庄等我。咱们一起去拿绝世武功。放心,我这人说话一口唾沫一口钉,答应过你的事情绝对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神色复杂的看着王霄,他完全看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,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岳不群走了之后,王霄动身回了现代世界。

    现在他需要四处跑了,精神被极大的分散。好在笑傲江湖世界里拿到想要的东西,再看看东方教主究竟是男是女,那边就可以放弃。

    虽说用掉了一个世界锚,可收获总归是有的。

    各处世界不时露个面的王霄,终于是在几天之后抵达了西湖岸边的梅庄。

    汇合了岳不群,两人一起去梅庄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从攻略上来说,他应该是先寻找到几位庄主的爱好之物来投其所好。可惜王霄哪有那个时间和精力,干脆的就是直接打上门去。

    梅庄四友的功夫不弱,岳不群也就是压制一个人,对上两个他就得跑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来帮忙!”

    同时面对梅庄四友,岳掌门扛不住了,招呼一旁看热闹的王霄快点过来。

    “几位都是高手,居然以众欺寡,真不是好汉所为。在下路见不平,要拔刀相助了。”

    王霄先是义正言辞的将自己的格调拉起来,这才上前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结果,自然是男子双打击败了男子团体。

    “几位庄主,我们可不是什么坏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被封住穴道坐在地上的梅庄四友,王霄伸手示意一旁的岳不群“这位是华山派岳掌门,人称君子剑。就凭岳掌门的名声,怎么可能是坏人呢。”

    梅庄四友闭着眼睛打坐疗伤,直接就是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王霄蹲下身子看着他们“我知道那个大魔头就被关在这里,你们带我们下去见他,见完了我们就走怎么样?”

    四个人跟城隍庙里的泥胎雕塑似的,完全就是当做没听见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王霄起身示意岳不群“岳掌门,该你上场了。什么分筋错骨手的都给他们招呼上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面色一黑,怎么感觉自己好似成了王霄跟班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绝世武功,他也没说什么废话直接上前动手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下来,岳不群累的满头大汗,梅庄四友更是气若游丝,可依旧是没用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们吧。”四友老大的黄钟公颤抖着说“是好汉的就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王霄深吸口气“几位,要不这样吧。我听说你们都是风雅之人,精通琴棋书画。那我们来比试一番琴棋书画如何?若是在下输了,那我与岳掌门立刻掉头就走绝不纠缠。若是赢了,就让我等见上那人一面如何。”

    能活着,谁又愿意去死呢。

    梅庄四友对视了一眼,黄钟公说“说话算数?”

    王霄伸手指着岳不群说“我用岳大掌门的名誉作保。”

    岳不群面色发黑,梅庄四友却是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岳不群的名声还没臭大街,华山掌门君子剑的名头还算是响亮。

    梅庄四友对自己在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非常有信心,考虑一番也就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王霄就没想过自己会输。

    因为哪怕输了,他也会去找来大批工匠直接挖地三尺。

    至于不讲信用什么的,反正岳大掌门的名声以后会烂大街,不讲就不讲吧,王霄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王霄曾经在祖龙的金匮石室里见过聂政刺韩王曲,也曾在三国世界里见过蔡邕所写的‘琴操’。

    而聂政刺韩王曲实际上就是广陵散,早在秦时就已出现,并非是嵇康所创,他只是非常擅长弹奏这首曲子。

    嵇康被司马昭所杀之前,毁掉了原曲谱。后来流传的都是后人自己跟着片面的信息重新修编的。

    第一场比试琴的时候,王霄上来就是这首广陵散,而且还是真正的原版。

    黄钟公都听傻了,一直追问王霄这是不是广陵散的原谱,就连比试都给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第二场是下棋,这或许是王霄最不擅长的一项。

    不过与黑白子交流了几个眼神之后,王霄也赢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一点都不复杂。

    比起其他几人意图退出江湖来说,黑白子很有野心想要得到吸星大法。

    以往是没机会,而此时王霄的突然出现却是让他看到了火中取栗的机会。自然而然的就选择了放水。

    第三场是书法,王霄挥笔就是一篇兰亭集序,立马就震住了秃笔翁。

    最后一场是画画,这可是王霄最擅长的本事。

    画了一部分的清明上河图,丹青生这里就已经直接投笔认输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两边根本就不是在一个档次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说。”王霄悄然给岳大掌门打了个眼色,暗示他若是几人反悔就直接动手“愿赌服输不?”

    黄钟公长叹一声,神色复杂的看着王霄“公子大才,我等佩服。罢了,既然公子想见,那就见吧。还请公子守诺,见一面就走。”

    王霄的笑容非常真诚“你就算是信不过我,总该信得过岳掌门吧。放心,我的信誉是值得信赖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