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八章 琴棋书画我就没输过(1 / 2)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问询赶出来的圣姑看到王霄,下意识的打量四周“岳不群呢?”

    王霄面色一黑“怎么,我就这么人畜无害,没岳不群可怕?”

    “你用箭的时候倒是有些威胁。”

    圣姑看着王霄手中的竹子,不知怎么的居然笑了起来“现在嘛,在我眼中不见得比黄河三鬼强多少。”

    黄河三鬼是三兄弟,绰号听着很吓人,可实际上只不过是在黄河两岸剪径的强人。在江湖上撑死也就是个三流人物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

    王霄举起手中的竹子“小妞,今天我要让你好好尝尝本大爷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半个时辰前才逃走的吗?”戴着面纱的圣姑皱起眉头“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圣姑,何须跟他废话。看小的拿下他交给圣姑处置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绿竹翁早就按耐不住了。看到之前的弱鸡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跟圣姑套近乎,呼喝一声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跪了。

    是真的跪了,王霄用竹子挑飞了绿竹翁的兵刃,跟着拍在他的肩头直接把他拍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绿竹翁想要挣扎,可肩头上的竹子仿佛重若千钧,压的他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圣姑看傻眼了,不过是半个时辰而已,怎么王霄就跟换了个人似的。这份一招就能轻松制住绿竹翁的本事,哪怕是岳不群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小妞,让你的人老实点。”看着四周的劲装汉子们想要扑上来,王霄手上加力压的绿竹翁嗷嗷叫。

    圣姑冷着脸说“别喊我小妞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小妞。”王霄点头“怎么,不在乎忠心属下的性命?”

    圣姑面沉似水“不过是个奴仆罢了,你想杀就杀。”

    绿竹翁也是咬牙切齿的喊“能为圣姑去死,是小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‘嘁。’王霄抬手撩了下头发“果然是魔教,黑都黑在了表面上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劲装汉子们,挥舞各式兵器呐喊上前,他们是真不在乎绿竹翁的性命。

    王霄手中的竹子化作万千光影,不过是呼吸之间就将这些人全都点翻在地。

    圣姑都看傻眼了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在各处任务世界里,王霄除了勤练紫霞功之外,也没落下剑法。

    常年的苦练下来,早已经是宗师级的高手。

    一棍子敲晕了绿竹翁,王霄迈步向前走向圣姑“小妞,上次你打伤了我,这个仇我现在就来报。”

    任盈盈没说话,举起长短双剑直接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的王霄可不是半个时辰前的王霄。

    长短双剑被王霄轻易击飞,上前一步用竹子直接将圣姑的面巾挑飞。

    王霄吹了个口哨“果然是位美人。”

    心头惊惧的圣姑咬牙再上前,伸手就是一掌拍在了王霄的胸前。

    诧异于王霄居然没有躲避,回过神来的圣姑当即发劲想要震碎王霄的心脉。

    她打中的地方是气海穴,是内劲凝聚之处。

    内劲打过去就像是撞到了一堵墙,瞬间反击回来直接冲撞的她吐血。

    王霄欺身上前,抬手就将圣姑揽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胸口里内劲翻涌,难受至极的圣姑强忍着抬腿就向上撞过去,却是被王霄直接夹住。

    两人靠的很近,看着也很是暧昧。

    圣姑从王霄的眼神之中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你现在是我的战俘,我拥有处置权。”

    王霄直接抱起圣姑,向着不远处的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抱着自己的男人径直走向房间,圣姑终于是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圣教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王霄舔了下嘴角,表情邪恶犹如反派老大“圣教什么的我不管,现在我只想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回到自己闺房的圣姑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错了,放过我,啊~~~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狠狠惩罚了圣姑的王霄,心满意足的走出了绿竹巷。

    这份怨念他憋了许久了,现在总算是报仇雪恨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什么心怀愧疚的,那就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过来的时候,这个女人可是直接出手想要他的命。之前那一掌同样是奔着要命的程度来的。

    王霄总不可能因为她是女人,就对想要杀自己的人高抬贵手吧。

    现在没直接取了她的小命,这种只能算是略释惩戒的小小惩罚,就已经足够仁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