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4章 烟花三月下扬州14(1 / 1)

    秋杳干掉了一个之后,发现小巷子里一下子冲出来了六个。

    七龙珠?

    还是葫芦娃?

    秋杳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放飞一下思维。

    冲出来的一众黑衣人似乎也没想到,他们急匆匆的出来,看到那个要追杀的公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身前却站着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有他们腿高吗?

    这是几个黑衣人齐齐发出来的疑问。

    秋杳:???

    还没开打,就人身攻击了?

    “直接杀了。”几个人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低声开口。

    然后便有人举刀过来,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秋杳一jio一个小朋友,对于想杀自己的人,需要手软吗?

    并不需要,如果不是怕背上命案不太好交待,秋杳是想原地解决他们的。

    但是并没有,这里并不方便,这里虽然偏,但是也是有人夜巡的,万一看到一地尸体,秋杳怕明天就被人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要不……

    秋杳开始翻找袖中乾坤,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化骨粉之类的。

    既然留下痕迹不行,那就不留痕迹呗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秋杳正翻着呢,身后响起男人轻咳的声音。

    秋杳翻东西的手没停,侧过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男人一身华丽的湖水绿长衫,因为目光放到了秋杳这边,所以可以看清楚他的脸,月色下,少年郎五官清隽,眉眼却透着凌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场合不对,秋杳其实是想问一句,事后凌厉有个屁用?

    早干什么了?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路过,他现在怕是已经成了一具尸体,有没有全尸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?”闻执其实一直保持着清醒,之前砰的一声被摔倒在地上,也是假意自己受伤,想诱敌上前。

    对方只追出来一人,自己偷袭便能搞定,然后再逃跑就相对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自己的两个侍卫拖住了其它几个人,闻执只对付一个人还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他之前受了伤,那会儿有点使不上力,这才想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结果还不等他偷袭呢,有人从天而降,直接把对方全给搞了。

    闻执眯着眼睛看完了全程,只觉得一切十分梦幻。

    莫不是眼前的小姑娘,是武林世家哪家的千金,出来玩的,正好顺手救了他?

    闻执想不明白,不过对方的救命之恩,他是需要记下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之前装晕,这个时候醒来,总不好说自己装的问题,只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问,秋杳原本是想应下的,只是想了想原主所经历过的事情,话已经到了嘴边,又被秋杳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面对闻执复杂的目光,秋杳冷漠的否认三连:“我不是,我没有,纯路过。”

    闻执:???

    闻执直接被秋杳的一套三连弄蒙了。

    莫不是他已经老眼昏花了,看差了?

    可是不能啊,他刚刚及冠,年轻正当时,倒不至于眼睛直接花掉,或是瞎掉了。

    所以,秋杳为什么要否认?

    还不等他起身问清楚呢,秋杳已经转身离开,留下一道潇洒又无情的背影。

    闻执对着秋杳远去的背影,脑袋上冒出来一排的问号。

    他的两个侍卫这会儿终于爬了起来,急匆匆的冲了出来,发现之前袭击他们的人,已经被齐齐整整的叠成两垛放在一边,而他们的主子正站在那里,对着小巷发呆。

    小巷里有什么?

    啊,对,有个姑娘刚刚路过,可是跟他们主子的发呆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刚才光线太暗,他们又被击倒,等到他们终于勉强爬起来的时候,一切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侍卫之一的未尽见闻执久久不言,低声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把马车赶进来,捆了带走。”听到未尽唤自己,闻执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声音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转身向外走。

    扬城之行虽然不算是保密的,但是知道的人并不多,可是他却还是遇上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人搞过他了,自从他心狠的把麻烦都解决了之后,还真是太久太久没这么狼狈过了。

    “心还是不够狠啊。”抬头看了看并不明朗的月光,闻执自嘲一笑,月色下,少年郎的神情阴鸷森冷,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已经脚步飞快的回了水凝轩的秋杳自然是不知道闻执这边的后续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一次,自己救人不留名,也没有后续的延伸,如果对方真的想跟自己对质,秋杳还可以不承认啊。

    说我救了你,谁信啊?

    就我这小胳膊小腿的?

    是个人都不会信的好吧。

    秋杳回来的时候,水凝轩营业正当时,秋杳悄悄的从后院进来,并没有走前院以免影响生意,或是打扰到客人。

    毕竟秋杳的脸上的疤,大晚上的,容易吓到人。

    卫妈妈估计还在前院忙,秋杳今天一天算是闲散状态,也没累着,所以这会儿直接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两个大厨和几个厨娘正在忙碌着,毕竟前院的客人还有需要的,所以他们得时刻准备着。

    见秋杳进来,也没多言。

    厨房地方大,秋杳也没抢用大厨们用的灶,只是去了一边小灶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并不影响大厨们,再加上秋杳还有卫妈妈护着,也便没人多问她什么。

    秋杳只是想给卫妈妈煮点粥,虽然对方服了养元丹,但是胃病通常是三分治,七分养,想要修复,还需要时间,慢慢滋养才行。

    秋杳的厨艺这么久了,也没什么进步,小七在一边看着,小声嘀咕道:“卫妈妈真是可怜啊,还要吃你煮的粥。”

    秋杳:……!

    又人身攻击,这就过分了啊喂。

    秋杳知道自己厨艺一般,但是吧,煮粥这种东西,不是只分熟了,跟没熟吗?

    这还有厨艺?

    懒得多理会小七,秋杳淡定的看着火,小火慢熬着。

    秋杳足足小火熬了大半个时辰,那粥都要熬化了,这才清了火,把粥装进小盅里,然后放进了食盒,提着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卫妈妈这会儿正忙,因为有秋杳之前给的养元丹,这一晚上的胃倒是不难受了,甚至觉得手脚更有劲了呢。

    秋杳知道这个时间点,便是想让卫妈妈回来吃饭,怕是也不成。

    所以,秋杳把粥送到卫妈妈的房间,便悄悄的回了自己那边。

    简单的洗漱之后,回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没事儿少熬夜,毕竟明天一早还要起来搬砖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