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6章 羞愧(1 / 1)

    同样的暗夜,大理寺衙门的牢房里,可没有东宫那般安静。阴冷潮湿的木栅栏里,弥漫着骚臭和稻草的霉烂味道。

    包家三十几口,包括五岁的小孙子,还有最得信重的管家、嬷嬷之类都被囚禁进来了。

    包家男女老少,分了四个牢房,大人还罢了,这么多日的囚禁已经绝望麻木。但是小孩子却是不知道这么多,小孙子趴在母亲的怀里,啜泣着,“娘,我饿了,我要吃点心,呜呜,我要吃点心!”

    孩子爹不耐烦,开口呵斥道,“哭什么哭!再哭就把你扔出去!”

    孩子娘本来就心疼孩子,听得这话就一脚揣在夫君身上,绝望怒骂,“你骂孩子干什么,他才五岁,让他吃这样的辛苦,你就该羞愧。居然还有脸骂孩子!我们是欠你们的吗?好好的后山不住,非要搬回城里。城里也好,居然又做那样的事,让人指着鼻子吐口水,以后还不定什么样呢!我说什么了,你还要骂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男人被骂的脸色铁青,到底没有再说一句。他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在朝堂上反手一刀指向林家,以至于把全家都送上了断头台。

    最初父母亲去学院后山住的时候,他们都没跟过去,后来过去拜见,实在喜爱那里的美景,他们也搬了过去。

    偶尔亲朋来往,赏花饮酒,读书作诗,别提多自在安闲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林家,平日照顾太周到了。鸡鱼肉蛋,水果菜蔬,甚至市面上难见的鲜活海产,旁人从没吃过,他们一家却想吃多少有多少。

    可惜,父亲突然要搬回城里,他们想留下都不成。城里没住几日,家里就被千夫所指了。

    他也曾为父亲同友人同窗据理力争,毕竟没人证明父亲的话是假的,林家那位贵女是不是妖。但他心里明白,林家就是千般不好,别人可以说,但他们包家不可以。

    果然,湖州的消息传回来,他们家里就无人上门了。宫变那一夜之后,太子回归,他们一家老少,甚至奴仆都无一幸免,齐齐被抓了进来。

    后悔吗,当然是后悔的。但怨怪父亲们,他也没有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无数次被寒冷的夜风吹醒之前,他的梦里都是学院后山桃花林里的美酒,亲朋欢呼,吟诗作赋的潇洒热闹。

    可惜,也只能出现在梦里了。以后,兴许都要到阎王殿里去回想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大人还好,就是可怜了孩子,才刚刚几岁就要一起没命…

    木栅栏根本就不隔音,儿子的沉默,儿媳的怨怪,孙儿的哭泣,包教授自然也是听得清楚。他面对石壁坐着,远处的火把光亮映出他满头的白发,牢狱里这么几日,当真如同过了几年。

    先前知交遍天下,当真进了这里,却根本没人来探望。唯一送了被褥用物进来的,还不曾留下姓名。

    但他猜到出来,应该是姚家或者是…林家。

    他心里好似被泼了热油,疼得说不清什么滋味。他不后悔,为了报恩,落得今日下场,只是到底辜负了林家的信重,姚家的情谊。

    他无数次的问自己,到底值得吗,真是错了吗,可惜总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身侧老妻正说着胡话,前日开始她就开始发热了,毕竟年岁大了,养尊处优多少年,突然遭了这样的罪,身体就受不住了。昨日他摘了脖子上的祖传玉佩,买通了狱卒,才得了两颗风寒的药丸,可惜吃下了,今日依旧再烧。他突然想起,以前在后山时候,家里人有个头疼脑热,都是直接去医学院取药片,白色黄豆大小,一粒下去就症状全消。

    当时觉得普通,如今才知道如何珍贵。

    可惜,这份珍贵被他丢掉了…

    他脱下身上看不清原本颜色的长衫,盖在了老妻身上。外边送进来的几套被子,都给了孩子,他们只有一堆潮湿的稻草取暖,即便的是夏初,寒意也是深入骨髓…

    突然,有脚步声响起,由远及近,好似人数还不少。

    所有的包家人都是爬了起来,惊恐的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这样的暗夜,这个角落只有他们一家,难道是死期到了?

    果然,十几个带刀侍卫很快出现在眼前,冷冷扫过他们,神色里满满的鄙夷。

    女眷们再也承受不住,都是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,各位大人,求你们帮我们求求皇上,饶了孩子们吧。他们还小,什么也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呜呜,饶命啊,皇上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我要见林老夫人,老夫人心慈,一定会求情饶了我们!”

    男人们还算有几分骨气,想要拦着女人们求饶,但看到孩子们惊恐的小脸,也是瞬间没了勇气,沉默跪倒,只盼着天降奇迹,保住孩子们性命就好。

    包教授沉默半晌,同样跪倒在老妻旁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,侍卫们突然分列两旁,让出一个老太监,正是万全万总管。

    他上前蹲身,同包教授平视,低声问道,“包教授,时至今日,你可是后悔了?”

    包教授嘴巴张了张,到底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万全叹气,嘲讽笑道,“老奴知道您的心思,您知道姚先生也好,林家老太爷也罢,甚至是皇上和皇后娘娘也都是心慈的,所以,您即便是落到今日的地步,也绝对不会没了性命。说到底,您这是欺负老实人了。”

    包教授被说穿了内心,羞愧的脸色通红,终于低头趴付在地上。

    万全不再看他,起身说道,“传皇上口谕,包家祸乱大越,本罪不可赦,然而念在包家一门皆是读书人,斩首可惜,所以发配海州,为大越开启民智效力。然三代内不准踏出海州一步,五代内不准入仕。即刻押解出发!钦此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低声加了一句,“包教授,一辈子感念老先生和林老爷子的恩德吧。没有他们求情,你们一家人头,皇上是一定要摘的。”

    包教授不可置信一般,抬起头望向万全。原本以为身陷地狱,却瞬间被扯入天堂。

    全家不但都可活命,还能继续教书育人。虽然不可出海州,不可入仕。但这些,相比活命,根本不重要。

    甚至海州是林家的地界,如今早就不是当初的偏僻化外,繁华富庶…

    这哪里是发配,这就是送他们一家人去天堂…

    他再也忍耐不住,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大恩,多谢姚先生,多谢国公爷,呜呜,罪人惭愧,惭愧啊!”

    包家其余老少也是放声大哭,多少忐忑,多少劫后余生的狂喜,都在眼泪中释放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