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3章 心中有肉(1 / 1)

    正这般说着话儿的时候,有小厮跑进来禀告道,“安少爷和各位小先生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些小子终于回来了,走,咱们迎接他们这些赈灾的功臣!”

    林老爷子大笑起身,引着众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村口处,林安当先站在众人之前,他身后是姚长路和程大夫,再之后就是学院的学子们,最后才是水生带了几十个剑手。

    一行人,一二百号,都是风尘仆仆,可见路上是吃了辛苦的。

    眼见老爷子同老先生等人出来,众人都是激动,高声道,“给国公爷和老先生问安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行礼,惹得老爷子和老先生赶紧上前搀扶,“好小子们,这几月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赈灾救人,为国为民,你们也是大越的人才,为大越出力了!”

    学子们被老爷子和老先生拍了肩头,听了他们夸赞,都是激动的厉害。有平日性子活泼的就道,“老太爷,我们不累,就是想家里的饭菜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太爷,我们想吃红烧肉!”

    “还有糖醋排骨!”

    “羊肉豆腐汤!”

    “干炸刀鱼!”

    好好的大团聚,硬生生被这些小子们喊成了菜馆点菜。众人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这哪里是一群功臣,明明是一群馋猫儿!”

    老爷子摆摆手,招呼道,“傻小子们,正是国丧呢,不能食荤腥儿,你们怕是要等一些时日了。先回学院换干净衣衫,然后到村口来磕头祭拜!放心,保证让你们吃饱!”

    学子们听得这话,才想起国丧。他们路上着急赶路,虽然知道这等大事,但对于他们来说,回家回学院胜过一切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们也知道方才闯祸了,麻利的行礼,然后一窝蜂跑回了学院。

    姚长路上前给长辈们行礼,就道,“在湖州辛苦,对这些小子就免不得管的松了几分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算什么事,谁没年轻过,随他们去吧。”老爷子扯了姚长路,又去招呼林安和水生,“走,进屋说话,一会儿再开饭。”

    众人回了堂屋,刚刚坐下,娇娇就睡醒从屋里出来了。眼见众人都到齐了,她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于是赶紧说道,“最近特别容易困倦,居然错过接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家人,不必这么客套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护短,孙女在他眼里从来没有不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林安和水生是哥哥,只有心疼的,自然也不会挑理。

    姚长路和程大夫就更不会了,程大夫甚至上前给娇娇把了脉,末了才放心说道,“在路上,我就惦记着,怕你太辛苦让孩子受罪,疯老兄又是那么个脾气,怎么会细心照顾。如今瞧着倒是不错,再有一个多月,孩子就能平安出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听得高兴,特别是林家人。先前不觉得,如今娇娇整日在身边,眼见她的肚子一日大一圈儿,都是看的心惊。

    如今程大夫也这般说,就是给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啊。

    可有人听着却是不高兴了,疯爷突然从外边窜了进来,额嚷道,“程老头儿,打量着我不在,说我坏话呢!”

    程大夫见了老友可是高兴坏了,但两人斗嘴是习惯,立刻反驳道,“我还说错了吗,论起看诊,你就是不如我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笑起来,赶紧劝架。

    娇娇也是问道,“疯爷,我奶奶和娘呢,她们是不是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后边呢,知道你惦记她们,我等着她们一起出宫,这才先回来一步。”

    林安和水生最是想念董氏和冯氏,听得这话就起身去迎接。

    董氏和冯氏一下了车就见到孙儿,也是高兴的不成。特别是董氏,摸摸林安的胳膊嚷着瘦了,又怨怪水生晒黑了。冯氏更是外衣都没脱,扎上围裙就下厨去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大灶棚里,所有归来的学子和侍卫,管事小厮,甚至是万剑山庄的剑手,都齐齐坐了下来,吃起了接风宴席。

    老先生和老爷子等以茶水代酒,谢过他们为大越辛苦奔波,活命无数。

    学子们起身道谢,末了老爷子大手一挥,笑道,“以后说话的机会多着呢,赶紧开吃!记得啊,你们的功劳都记在我们心里了!”

    老爷子端起一个饭碗,敲敲碗肚儿,然后笑着回去大院儿了。

    学子们有聪明的,眨巴两下眼睛,拿起筷子,根本没有理会桌上的素菜,直接扒开碗里满满的米饭,果然在米饭之下,藏了大块的红烧肉和酱红色的糖醋排骨!

    “嗷呜!”这小子欢喜的狼嚎了一声,就开始使劲往嘴里扒拉米饭。旁边的同学被吓了一跳,还想问几句的时候,却发现了米饭里藏着的宝贝,于是立刻也抡起了筷子…

    没过片刻,所有人都知道了米饭下的秘密,都是闷头苦吃,偶尔夹一筷子素菜,也是为了解解油腻。更多的是,一只只碗迅速被清空,又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,再给我来一碗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,我也要!”

    村里的妇人们笑的不成,直接把空碗摞在一起,迅速又上了一批压得更实诚的饭碗。

    空碗被送去后厨,立刻洗刷干净,毁灭证据…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难得安静又迅速,不过一刻钟就碗空盘光,人人都是撑圆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多谢嫂子们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吃的太饱了,嫂子们的手艺越来越好了!”

    学子们捧着肚子夸赞不停,哄得妇人们都是笑成了一团花儿。末了勾肩搭背回去学院,躺在床上就睡的呼噜山响了…

    林家大院里,有侍卫们守门,疯爷躺在房顶喝酒,别说偷偷吃几个荤菜,就是搬一头猪上来也不怕谁来抓把柄。

    当然,荤菜还是只放到了林安和水生等人那一桌儿,完全就是为了犒劳辛苦的晚辈。至于老爷子和老先生等人还是没有坏了规矩,笑呵呵吃着素菜,喝着果汁。

    丸子几个还小,被大莲和刘颖儿等孙媳妇儿带着在后院吃饭,不给他们以后“说漏嘴”的机会。

    倒是小鱼儿和果冻儿,还有念慈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果冻和小鱼儿大了,很懂事,念慈则是粘着姑姑。

    娇娇也是最疼爱这个侄女,虽然她的母亲是个不招人喜欢的,但孩子是无辜的。而且被连累,不能名正言顺纳入林家族谱,也就更让人想要多弥补她几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