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六三章 死战不退(1 / 1)

天君临道 太上之下 1747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后,虚空中的两个身影各自被震退了百丈。

    灰蒙蒙的混沌气流,席卷而出,稳住了神鸟的身躯,而另一方周身黑雾缭绕的老者则连连喘息,从身体中又弥漫出更多的黑雾,将其团团护住。

    “老杂毛,想不到你的实力竟也暴涨到如此境地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不过你这门诡异神通又能维持多久?凭空借来的力量,终究不是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白聪明和拉赫尔曼瞬息间交手数十回合后,都发觉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,想要分出胜负,怕是需要斗上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不过双方都是极聪明智慧之辈,斗了不久,就发现双方均是借助了外力,临时暴涨的实力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这种临时借来的力量,都不能维持太长时间,且往往有严重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混沌神鸟的威能岂是你所能想象的,我坚持的时间定然比你这老杂毛要长得多!”白聪明怒吼道。

    拉赫尔曼轻轻笑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拉赫尔曼如今燃烧自身道行,每过一刻钟,就会减少苦修多年的道行。他脸上故作镇定,内心却是痛惜不已。

    而君临道和白聪明联手后,君临道把自己的力量没有丝毫阻碍的借给了白聪明。他现在无法催动破灭剑分身,杀伤力有限,只能端坐白聪明的背上,沉浸心神,加强自己与白聪明的联系。

    白聪明如今实力之强,便是寻常天人巅峰虚天境的强者也未必能在他手下走过几招。可惜,他毕竟不擅长战斗,况且对临时暴涨的力量无法操控自如,所以发挥出来的力量也颇为有限。

    上次他与君临道联手,追杀自在境阴魔时,由于有君临道分担部分压力,白聪明无需防御,可以尽数将力量用在攻击之上,进行无脑输出。

    这次却不同,白聪明需要攻守兼备,故而发出的攻击未免就弱了三分。

    混沌神鸟与黑袍老者缠斗不休,双方你来我往,又打了数千回合,依旧不分轩轾。

    这两者最初交战之时,都痛骂对方,作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待到如今,一个见对方混沌力量无所不包,博大精深,一个见黑雾神通诡异万分,变化多端,斗得良久,竟有些惺惺相惜起来,深深佩服起对方的强大实力。

    白聪明也不再一口一个“老杂毛”的喊着了。

    君临道端坐混沌神鸟背上,观战许久,却也未能发觉拉赫尔曼神通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天闪宗的大长老,果然名不虚传。哪怕我真的恢复实力,可若不能借用破灭剑之威,怕也无法胜过他多少。此人已将黑雾神通修炼至登峰造极的地步,一法破万道,不同凡响啊。”

    君临道见拉赫尔曼斗了数千回合,始终都是以黑雾神通对敌。

    白聪明施展的各种混沌神通,不论如何强大和古怪,都无法真正攻破拉赫尔曼的黑雾。

    拉赫尔曼的黑雾神通,千变万化,斗法之中更是自行衍生出了无数普通神通,足见他已经将天闪宗这一传世大神通练到了化境。说起来,天闪宗最强的神通,也不过是大神通这一级别,比起传说中的至尊绝学、无上神通,要差了许多。可拉赫尔曼将此大神通修至此等境界,爆发出来的威能已不弱于无上神通了。

    君临道所掌握的破灭四式、修罗战技,都是无上级别,可他自己最多也就是小成水平,全力施展出来,也比不上拉赫尔曼的大神通。

    神通的威力、奥妙,固然有高下之分,可掌握在不同人手中,其战力也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君临道自忖,若是自己施展各种无上神通战技,与之相搏,怕也是会被压着打。

    他并非狂妄自大之人,一念及此,心中就存了学习观摩的想法,仔细研究着拉赫尔曼的神通妙用,想要窥见其中奥秘。

    黑雾与灰色大鸟又斗了不知多久,君临道脑中忽然传来白聪明的传音:“主人,我不行了,怕是坚持不了多久。再过一刻钟,我的身体就扛不住了,要解除混沌神鸟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君临道面色一沉,微微传音过去:“无妨,你累了就休息一会,剩下的交给我。我看这老头也坚持不了多久,快要濒临油尽灯枯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他的判断的确没有错,拉赫尔曼借用黑石之力,强行激发威能,透支了庞大的潜能,体内的精血也燃烧了大半。

    白聪明现在固然只能坚持一刻钟,拉赫尔曼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今日真要死在这里?我拉赫尔曼修行一千八百余年,乃是闪灵国第一先知,世所景仰。闪灵国的法典都由我修订,国主的更替也要经我准许,可谓权势滔天。今日却要死在一头来历不明的鹦鹉爪下,实在是叫人悲哀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脑中闪过一丝念头,手中神通愈发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所谓“哀兵必胜”,拉赫尔曼现在背水一战,心怀哀意,斗法之时,都是采用的两败俱伤的打法。

    白聪明爱惜羽毛,根本不敢与之以命搏命,只能连连躲闪,数招之后,就被黑袍老者彻底压制住。

    君临道见状,眉头一皱,心道:如果按照这样的情况打下去,怕是要不了一刻钟白聪明就要落败身亡了。

    “白聪明,你且退下,到一旁休息,只要把模拟出来的混沌力量全部灌注到我身上即可。”

    白聪明点了点头,他巴不得自己早点下场,黑袍老者的攻势极其凌厉,若真的以命相搏,他多半也会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混沌神鸟灰光一闪,就瞬移至千丈之外,然后将混沌力量遥遥传递过来,灌注给君临道。

    君临道顿时周身混沌狂涌,身上气息也暴涨了不少,不过终究是比不了白聪明本体。

    他脚踩大千挪移步,瞬息间就挡在黑雾之前,阻止黑雾去击杀白聪明。

    接着,周身混沌之力被远处的白聪明凝成一柄七色长剑,璀璨万分。

    “这蠢鹦鹉,都什么时候,还喜欢整这些花里胡哨的。”君临道心中暗骂一句,不过右手已经把七彩神剑紧紧握持住。

    此剑刚一入手,君临道就感觉有无数混沌之力如涛浪般汹涌而至,比起自己在破妄境时凝结的长剑强了不知多少倍,几乎拥有绝品法器的威能,算是一件灵宝!

    他手握此剑后,立刻施展斗转星移的无上战技,与黑雾交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浑身斗天战地的意志,也猛然催发而出,各种修罗战技信手拈来,完全是一副悍不畏死的打法,与拉赫尔曼正面相抗。

    说起来,君临道此刻的实力终究是比不了混沌神鸟的,可他相当于是生力军,并且斗志奇高,完全无惧拉赫尔曼两败俱伤的攻势。

    所以双方战斗起来,又是旗鼓相当的水平。

    七彩神剑横扫而出,黑雾被斩成两截,可下一个呼吸时又再度合一,恢复如初,然后朝君临道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君临道有混沌气流护体,黑雾一时之间也难以轻易破开,两股力量僵持在一起。

    双方你攻我防,打得火热,却也不过是平手之局。

    又斗了不知多久,千丈外的白聪明忽然哀嚎一声,接着灰光消散,重新恢复七彩神羽,整个鸟躯萎靡不振,瘫倒在地。君临道则手中长剑顿时无影无踪,身上混沌气流也慢慢隐退,只能赤手空拳与拉赫尔曼交锋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见状,大叫一声:“好!”

    白聪明终究是比他先一步耗尽了借来的力量,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会,定能将这一人一鸟斩于此地。

    君临道失去混沌力量加持后,战力顿时大减,根本不是拉赫尔曼的对手,一招之内已处下风,三招之后便显露败象。

    似乎只要再过五招,君临道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君临道面临如此危局,怡然不惧,心神反而沉静下来,无悲无喜。脑中则是飞速计算着种种组合战技,如何躲避,如何反击,如何能坚持的更久一点。

    越是这种生死之际,越是能激发人的战斗潜能。

    倏忽间,黑雾神通,连发五招,齐齐轰在君临道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,君临道已然身受重伤,却并没有露出丝毫退却姿态。

    “此子,意志当真坚强至极!”拉赫尔曼见君临道如此悍勇,心中也不由得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五招连发之后,君临道必死无疑,可谁知此人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,遭受必死之伤后,依旧凭着顽强意志支撑下来。

    君临道此刻浑身浴血,犹如从血海中走出的魔神,战力虽衰弱不堪,可那股冲天意志,隐约间能够震撼八方。

    残破的身躯,在这一刻仿佛万丈巨人般,顶天立地,巍峨无比。

    “斗天战地,越战越强,越挫越勇!”

    “斗天战地,可以被毁灭,绝不会被打倒!”

    “斗天战地,死战不退!”

    “斗天战地,永不言败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这股惊天意志的支撑下,君临道的潜力几乎爆发到了极点,又硬生生扛住了黑袍老者三招大神通。

    只是,人力终有穷尽之时,任凭君临道斗志逆天,他的百劫魔躯,已经完全坚持不住,肢体破碎,精血流尽,开始摇摇欲坠起来。